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易惜大四刚开学就惹了祸,不仅撞了一个男人的车还将他狠狠的调戏了一番。更要命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她小时候的家教老师!

貌美老师在前,易惜毫不犹豫的开始花样撩汉,假装不会题目去询问他,弄坏电路去套路他,他生病了就时时刻刻的照顾他……可她做了这么多,他竟然毫无波动,依旧只当她是学生而已。悲伤之下,易惜黯然出国。不喜欢便不喜欢,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易家大小姐,以后什么样的男人得不到?

可易惜狠话还是放早了,三年后回国遇上他竟还有心动的感觉。不,这次她决定无视他,坚决不去追了。但奇怪的是,她不追了他却死皮赖脸的黏上来了!

喂,老师,说好的师德呢!

作者简介

六盲星,女,闷骚又大胆的水瓶座,擅长写甜文,文风清新自然,甜宠无虐,让人看了少女心爆棚。梦想就是希望看自己文的读者能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与幸福。

曾著有《你抱起来有点甜》《情深不可医》。

目录

第一章同学,你哪个班的?

第二章我说的,我上的课你就没听

第三章老师,你跟她一点都不合适

第四章老师你别慌第五章陌生的恐惧

第六章老师,你怎么能突然亲我?

第七章人的口味不能变吗

第八章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

第九章凭什么不拒绝我的猫

第十章你干嘛亲我,很辣的

第十一章我喜欢的可能是坏学生

第十二章引导你一个到我身边就够了

第十三章没事,就是有点想你了

第十四章易惜,你脑子里都是什么

第十五章一扑二闹三压倒

第十六章关于你的,我都记得

番外一家四口

精彩书摘

  易惜熬了一个通宵,今天凌晨五点才睡过去,然而枕头没沾多久,又被一个电话给叫醒了。
  家里安安静静的,易惜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只看到餐厅里正在吃早餐的母女。
  “惜惜,这么早起了?”保养得宜的女人朝她招了招手,脸上含着笑,“过来吃早饭吧?”
  热情又疏离。
  “不了,快迟到了。”易惜没什么表情,拿上了车钥匙后径直出了门。
  早晨的马路车挤车,赶上上班高峰,你就是再着急也得和上班族们一起等待红灯和绿灯的变换。
  红灯。
  易惜踩了刹车,看着前面遥遥无尽头的车流。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滑了接听键。
  手机开着蓝牙和车载融为一体,于是黄薇鬼鬼祟祟的声音就在车里荡漾开来。这阴森的声音伴着早晨的一缕阳光,莫名有些喜感:“你怎么还不来啊。”
  易惜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搭在车窗上:“堵啊大哥。”
  “开学第一堂课你就敢迟到,点名了啊。”
  易惜抬眸看了眼远处的红灯:“点好了?正好,反正已经缺课,那我今天不去了……”
  “喂喂喂,跟你开玩笑的,这老头不点名的。”
  “什么?”易惜声音拔高了,“不点名你大早上的叫我来上课干嘛?”
  “不是,这堂课不点,但下堂课绝对点名!跟你讲,新来的投资学老师只要是点一次人不在,期末考就别想过了。”
  “每次都这么说。”
  “这次是真的,这老师是……哎呀,你来再说,易惜惜,都大四了,咱安分点。”
  红灯快过了,易惜揉了揉太阳穴,心生烦躁:“行了行了,先挂了,我开车呢。”
  “好,”黄薇压低了声音,“那你快点啊。”
  大四课少,但是却至关重要。
  如果在大四挂科,那之后要想顺利毕业就得走一条很长的弯路。连毕业都要这么麻烦的话,家里那老头估计能把她念死。
  路上又堵了很久,而且易惜还倒霉得遇上了一场小型追尾。这么一拖延,她将车开进学校的时候已经临近第二堂大课开课。
  “靠,那么宽的马路都能追尾,眼睛长后脑勺吗?”易惜一边念叨刚才目睹的追尾事件,一边找停车位停车。
  学校的车不少,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但因心里着急再加上早上起来眼神不太好还险些错过了。
  拉了倒挡,她急速退了一下。
  “砰。”
  车身一震,伴随着一声闷闷的碰撞声。
  易惜愣了愣,立刻将头探出车窗:“不是吧?”
  此时此刻,她的黑色G-Class背面怼上了一辆白色轿车,一时看不见牌子,也不知道撞的位置什么情况。
  “诶有人撞车了。”
  旁边路过两个骑着自行车的学生。
  “奔驰撞大众啊,大众追尾?哇,大众车主得赔惨了吧?”
  “这黑色的车好酷。”
  “是啊。”
  ……
  两个学生减缓了速度,边骑边回头看这边的交通事故。
  被观赏的易惜朝天叹了一口气,默哀自己出门不利。
  开车门下了车,她也没看后面大众车子内的人是什么反应,而是先凑到撞的地方看“伤势”。
  这辆G-Class是今年新款,家里那老头子几天前给她送过来,这才开了两天就撞了,确实是倒霉。
  旁边响起了开门声,易惜知道是车主下来了。于是她起身倚在车尾巴上,抬眸便道:“抱歉啊,我赶着上课,一时着急就……”
  声音戛然而止。
  易惜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忽而轻轻一挑,不说话了。
  怎么形容眼前的这个男人呢?单单“长得好看”四个字好像有点过于苍白了。
  简单的衬衣黑裤,微蹙的精致眉头,他的眼神不凌厉,但看在人身上却让人觉得很有厚重感。
  他站在那里,莫名让易惜想起北方的雪,又想起挂在家里的那副浅淡的油画。
  她微微侧了一下头,有些疑惑为什么黄薇没跟她提过学校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实在抱歉,这个事故是我的错,我刚才没注意看。”易惜重新找回了声音,她扬起了个自诩灿烂的笑容,客客气气地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同学,那个,你给我留号码,或者我给你留?修理费,我赔给你。”
  自以为灿烂又淑女的笑容实际上妖气十足,她那眉眼,生来就不安生。
  车旁男人的目光从两车相撞处移开,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上车险了吗。”
  易惜摇头:“新车,还没来得及。”
  男人嗯了一声,重新开了车门:“那你把车挪走吧。”
  “等等你先别走,”易惜惊异于这人竟然不要肇事车主赔钱,“这个修车费我应该得给你吧。”
  “我赶时间。”
  男人坐回了车内。
  易惜上前,下意识便道:“别啊,没多少钱,我现在就可以……”
  中途发现这话听起来会让人不舒服,虽然修个大众车对她来说确实没多少钱。
  易惜改了口:“做错事得负责,基本的道德老师都教了不是。”
  男人听罢低笑了一声,很短暂,声音像是从胸腔直接发出来,微沉,悦耳。
  易惜瞥着他的嘴角,在脑子里描绘了一下他方才浅淡一笑的那个弧度。
  “怎么样,我说的有道理吧?你别让我难做人啊。”她站在他驾驶位旁,垂眸看着车里的他。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