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文学名家名著 半生红尘,半世空门:李叔同传》是关于李叔同的传记。他从小家境优越,饱读诗书,小小年纪便跟着佛教徒吟诵《大悲咒》。15岁时便能吟出令人惊艳的诗句,其才华令李鸿章惊为天人。后其经历不圆满的初恋,醉心艺术,并培育出丰子恺等各领域的人才。而他本身,也是一个集诗词歌赋,绘画文学戏曲于一身的绝代才子。39岁那年,在功成名就之时李叔同剃度出家,弃了红尘,遁入空门。
作者用优美的语言,灵动的文字讲述李叔同从翩翩佳公子到一代高僧的传奇一生。

作者简介

作者随园散人,男,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陕西人,知名作家。文笔优美空灵,广受赞誉。
曾出版《当仓央嘉措遇见纳兰容若》《我为过客,你是天涯:三毛遇见张爱玲》《半生烟雨,半世落花:李清照传》等书。

目录

序言:半世风流半世僧
第一卷:红尘即异乡
高山仰止
人生之初
光阴飘摇不止
庭院深深
天仙园遗梦
燕支山下人如月
第二卷:诗酒趁年华
风云变幻
灯火即为诗
天涯五友
世事迷离
风月总无情
红尘处处玄机
第三卷:彼岸且流连
时光总是先行
寄身大洋彼岸
画里情缘
春柳社
戏里流年
故里也天涯
第四卷:转身红尘外
红尘闹市
人在画中行
有味是清欢
桃李不言
他不是归人
遁入空门
第五卷:云水苦行僧
佛即是心心即佛
结夏安居
落雪如禅
行处皆有莲欢
随遇而安
人生如梦
第六卷:行坐皆为禅
僧俗殊途
人生之三见
将无常当寻常
无上清凉
心将流水同清净
坐亦禅行亦禅
第七卷:无处即归处
浮云任去来
风雨尽入禅心
若欲了时无了时
山中岁月无尘
花开见佛
悲欣交集

精彩书摘

  《文学名家名著半生红尘,半世空门:李叔同传》:
  梦里人生,盛放在岁月里,成了故事。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这便是人生。
  开始的迷茫,终了的沉寂。看上去,人生竟是如此简单。
  但别忘了,那条遥远的路,有我们留下的足迹。那里,悲伤与欢喜,清浅与黯淡,都历历在目。相遇和离别,狂歌与叹息,月圆月缺,花开花谢,所有寻常的画面,在生命里无声定格,又被时光雕刻出悠远和厚重。
  人生,不是几幕风景拼成的旅途,不是几抹色彩晕染的画图。人生是异乡的漫长行走,或者说,是江湖的独自修行。青石小巷,烟雨斜阳,我们走过;天涯古道,西风落木,我们见过。终于明白,风景未必是风景,悲哀未必是悲哀,聚与散,得与失,似乎都在有无之间。
  也许,如此了然,算是明白了人生。也许,仍是迷惘。人生这场戏,每个人都能登上舞台,扮演自己的角色,却不是谁都能看穿戏里戏外的真真假假。
  怀着无比的敬意,再次翻开李叔同的人生。几分忐忑,几分彷徨。他走过的,是我们无法重走的路。我的笔意,定是无法将那绚丽至极的人生写得完满。但我愿以稚拙之心,体悟他繁华里的风流快意,佛门里的自在无为。
  张爱玲说,不要以为她是个高傲的人,她从来不是,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她是无比的谦卑。世人都知道张爱玲孤傲,-知道她特立独行,但是对于弘一法师,她的心里满是敬意。高山仰止,她不得不如此。我们也应带着万分的谦卑和恭敬,走近那位大师,读他悲欣交集的人生。
  依稀看见,他的身影徘徊在风烟弥漫的大地上。那个叫作民国的时代,安放着他的后半生。真该以醉眼迷离的姿态,去面对那个时代,然后在醉意里,遇见所有的离合变幻。民国,去得并不遥远,却已无法触及。我们只能在渐行渐远的气息里,找寻那些难再重现的情怀与韵味。
  很庆幸,在并不遥远的从前,有过那个时代。那时候,大清王朝轰然倒塌,封建帝制突然消亡,整个世界都仿佛灵动了起来。T-是,爱也爱得恣肆,恨也恨得彻底;聚也聚得快味,散也散得洒脱。许多规则与逻辑失去了原有的力量,鲜活的人生格调便浮出水面,取代了INEl的死气沉沉。爷回到最初,烽火依旧连城。那仍然是纷扰不休的时代,大地与年光,都在战火与硝烟里摇摇晃晃。民国所有的故事都在混乱的时空下浮沉,岁月刻下的痕迹清晰如初。军阀混战,世事萧条,人性挣扎,这原本就是民国的模样。事实上,无数的遗老遗少仍旧在醉生梦死,无数的野心与阴谋都在或明或暗地生长。还有无数战战兢兢的人们,蜷曲着身体,在荒烟弥漫的地方,彷徨无际。但这些,都无法改变民国的韵昧。那是写意的年代,恩怨与情仇,都透着几分风花雪月的味道。那里,旗袍下的女子在影影绰绰的灯火下,与时光对饮;那里,许多的文人雅士,在爱恨的边缘,在疏离散淡的年代里,书写着悲欢离合。
  从旧时代里飘然走来,民国才子有着与生俱来的不羁与纵意。或许冷落,或许悲凉,但更多的还是快意与风流。他们身上,有着旧时代的清雅,也有着新时代的纵意,所以,在平平仄仄、长长短短的字句里,他们的人生显得与众不同。民国的年光,经他们轻描淡写,有了风情与风姿,有了风流与风骨。
  所有的才子,连同他们的故事与情怀,构成了那个时代独特的性灵世界。细细想来,如突然落下的夏雨,浸润了整个世界,却又在不知不觉间抽离。在他们离去后,虽然还有许多人执笔耕耘,却很少有人能写出那样的风情。
  故事可以相似,情怀却己不在;爱恨仍在流转,风姿难再重现。枕着年光,对那些逝去的年月念念不忘,终究不过是默然感伤。风华绝代也好,飞扬恣肆也好,都只是旧日风景。那风姿绰约的年代,到底是远去了。
  回首之际,看到了那些飘洒而冷峻的身影。徐志摩仍在康桥的柔波里心事搁浅,卞之琳还在桥上思考着关于风景的哲学,戴望舒已在茫然的等待里回到了雨巷。而李叔同,已远离繁华归了青灯古佛,这是他的选择。尽管那时候他已名满天下,但他却决然而去,放下了所有,去了那个寂静的所在,只剩满世界的惊愕。他的人生,也因此极不寻常。
  1880年10月23日(旧历九月二十),李叔同出生于天津。父亲为他取名李文涛,天津桐达李家文字辈三少爷,字叔同。乳名成蹊,出自《史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后来,李叔同有过许多的别名,他的学生在整理他的历史时,竟罗列出近两百个。当然,我们熟悉的他,在尘世叫李叔同,在佛家叫弘一。不管叫什么,那跌宕起伏的人生,和看穿红尘世事的悟性,才是我们最值得伫望和怀想的。
  李叔同出生时,是光绪六年。大清王朝的大厦尚未倾塌,封建帝制还在苟延残喘。紫禁城里,王侯将相在那末代的王朝里,战战兢兢地望着外面的世界。连城的烽火并未走远,大洋彼岸的列强们,仍在用嗜血的眼神,盯着颤巍巍的中华大地。
  人们都还记得,二十年前的那场战争。一八六零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咸丰皇帝逃往承德。英法联军占领了北京城,焚毁了华美绝伦的圆明园,并且在北京城郊烧杀抢掠几十天。圆明园的大火持续了三天三夜,数百名宫女和太监葬身火海。对于这样的行为,法国作家雨果称之为“两个强盗的胜利”。
  ……

前言/序言

序言:半世风流半世僧

人生如梦,红尘如纸。
或许,我们是写生之人,晨昏之间落笔,画出离合悲欢。
或许,我们只是画里浮萍,飘零在时光里,不知谁在执笔。
世事兜兜转转,岁月从不回头。总是这样,转眼之间,故事已落幕,少年已白头。灯火明灭之间,有人荒凉,有人恬淡。在无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懂得生活的人,应该是这样。夕阳西下,流水落花,这样残缺的美丽,总有人念念不忘。
恍惚间,那身影从乱世的风雨中走了出来。风雅是他,风流是他。
他是李叔同。诗词歌赋,金石书画,音乐戏曲,他都曾涉足,并且深谙于心。那时候,他是风流蕴藉的才子;那时候,他的世界里满是风花雪月。
平平仄仄里,有他的悲伤与欢喜;山光水色间,有他的浅酌与徘徊。
甚至,秦楼楚馆,烟街柳巷,也有他的醉意阑珊。
可他,蓦然转身,便将繁华与风流,决绝地抛给了过往。
从此,俗世红尘再也没有他。李叔同这个名字,以及所有的爱恨纠葛,突然间不复存在。半世风流,轻轻抖落,这是他的了然。同时抖落的,还有迷惘与执着。
那样的绚烂多彩,那样的文采风流,不是谁都能轻易抛下的。毕竟,这世上,醉心名利的人太多,云淡风轻的人太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今皆是如此。而李叔同,剪断了俗念,遁入了空门。寂静出走,淡然无痕。他知道,那就是他的人生。
从此,他成了人们熟悉的弘一法师。孑然行走,没有悲喜,只有无边的慈悲。
回首再看,曾经的故事依旧安放在那里。城南草堂里,三五知己把酒言欢。荒凉的人间陌上,他们曾经放浪形骸。只是后来,画面渐渐寥落,知交终于各自天涯。长亭古道,芳草连天,浊酒里的余欢,总令人伤感。
花前月下,对酌欢颜,他依旧是那个风流俊逸的才子。只不过,爱情再美丽,终究成了过往。小楼的东风里,人已不在。爱他的人,注定要为他悲伤。懂他的人,从不说他薄情。
他深爱过几个女子,也被几个女子深爱。他深感于男女情爱已再无所求,于是把自己活成了信仰,心便结实起来,结实到可以轻松地抽身离俗,把爱禅解为慈悲,将小爱升华到大爱。
出家后的李叔同,一改他潇洒奔放、富家公子的人生态度,严持戒律,素食自咽,过午不食,万事安然。一碗素菜,咸时,他说咸有咸的滋味,淡时,他说淡有淡的味道。在落座藤椅之时,他还轻轻抖抖椅子,害怕坐坏了寄生在藤椅上的小虫。可以说,世事皆不入心;也可以说,世事皆在心中。
归去佛堂,不说过往。沉默的灯火里世事如谜,他早已知晓。
僧衣芒鞋,青灯古佛,他喜欢那禅意里的清净无尘。
那是他的归途。很寂静,很安详。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