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一世倾城6:惊天变(上下)》网络原名《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自连载以来,长期雄霸腾讯原创各类榜

单之首,拥有千万读者及狂热粉丝。

●故事情节衔接紧凑,高潮迭起,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读来热血沸腾。

●炫酷海报+精美书签,超值回馈粉丝。

●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你还记不记得我,我都会用双手为你打下一片江山,然后护着你走到你想去的地方……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苏小暖作品系列:《一世倾城1》《一世倾城2》《一世倾城3》《一世倾城4》《一世倾城5》《一世倾城6》《盛世风华》

路非作品系列:《凤逆苍穹1》《凤逆苍穹2》《凤逆苍穹3》《凤逆苍穹4》

内容简介

天道宗选拔赛,最终,苏落和小克赢得了帝国学院的两个珍贵名额,从此踏上了前往中央大陆的道路。

而此刻的中央大陆龙凤族,南宫流云被带回家族,后经过洗礼,他的实力暴涨,同时,却失去了对苏落的全部记忆。

苏落在前往帝国学院的路上,历经重重艰难险阻,最终因为选择留下来给小伙伴们断后而九死一生,最后她漂到一座小岛上。谁知天降惊喜,苏落在小岛上与出任务的南宫流云相遇……

失去记忆的南宫流云和充满期待的苏落,将会碰撞出怎样的虐恋纯爱和激情火花?

初来乍到的苏落,又能不能在帝国学院混得风生水起?

精彩故事,继续演绎……

作者简介

苏小暖,腾讯原创亿万人气作家。

其文笔流畅,构思精巧,擅长写大框架作品。

能在故事中启示人生,传递正能量,让读者认识人性的真、善、美。

代表作:《一世倾城》(原名:《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精彩书评

不知不觉看小暖的书已经两年了,每次追看心潮都会随着故事起伏,喜欢南宫和落落,也喜欢书里的每一个人物,会继续支持小暖!

——落落之爱

目录

"上册

第一章家有蠢弟

第二章实力暴涨

第三章实力打人

第四章新的征途

第五章昇龙号上

第六章隐世家族

第七章苏落奇遇

第八章再见南宫

第八章森林追逐

第九章携手退敌

下册

第十一章南宫失忆

第十二章强者为尊

第十三章回归大陆

第十四章学院风云

第十五章学院日常

第十六章大出风头

第十七章九彩雷劫

第十八章跌落神坛

第十九章大杀四方

第二十章小克回归

精彩书摘

"他没有想到苏落会坚持下来,因为他知道这有多难。九天竭尽全力地狂奔,这是战神营里精英的训练标准,那些大老爷们中能坚持下来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他们实力都在神化九星以上。但是现在这个神化五星的小丫头,她神志都涣散了,可还是咬牙坚持。

如果他不停住,只怕她会一直跑到死。

看着这时而倔强骄傲坚韧不拔、时而又古灵精怪诡计多端的鬼丫头,南宫流云的心里,涌现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怜惜。之前看她愚弄林潇月,看她设计血刃小队,南宫流云虽然觉得眼前一亮,但那也不过是点小聪明罢了,但是现在这一幕,对于他来说,就是震撼了。

就在苏落跑步经过南宫流云身边的时候,他闪电般出手,一把拎住苏落。

此刻的苏落,羸弱得似乎一触即倒。

南宫流云拎住苏落。

苏落用她那迷蒙的双眼认清楚眼前之人后,她不挣扎也不抗拒,双足一个踉跄,扑到南宫流云怀里,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瘦削的腰际:“南宫……”

她的声音,骄傲、委屈、深情、痛苦、呢喃……各种情绪交杂,汇聚成这两道熟悉的音符。

南宫流云扶住汗水淋漓的苏落,一向洁癖的他,下意识就要将她推开。但是这两个看似不经意的字,却冲进他的耳膜,在他的脑海里掀起惊涛骇浪。

为什么……这两个字在她念来,却仿佛喊了千万遍?这两个字,为何跟脑海里那挥之不去的鹅黄姑娘的声音,那般相似?

南宫流云就保持着扶住苏落的姿势,一动不动,眉头深深地紧锁。

看着苏落软软地倒在他怀里,那小脑袋枕在他胸口,呼吸绵长,似乎真的因为过度疲劳昏睡过去。

南宫流云的手指,缓缓地移动,一寸一寸地移到她那小脑袋瓜上。

手掌,摁下。柔软的发丝触感,让南宫流云觉得熟悉。怎么会熟悉?明明才刚认识不久!

南宫流云感觉到一丝难解的困惑。不过,现在不是解除困惑的时候,因为血刃小队还在后面追。南宫流云现在并没有甩掉血刃小队的意思,他就像吊着苏落一样吊着血刃小队。

因为如果现在就甩掉血刃小队,那么,危险的将是黑一那群人。

南宫流云并没有停止脚步,他最终还是将苏落放在后背,背着她继续前进。

灵界的南宫二少,有记忆里,还是第一次背女孩子。以前,宁三倒是想叫他背,不过……南宫流云将宁三的形象从脑海里屏除,随后,背着苏落快速离开。

当苏落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南宫流云观察力何等犀利,几乎就在苏落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就下意识直接将苏落给丢下去了。

嘭!苏落被傲娇的南宫大人直接摔地上。

好在四周都是半人高的草地,触感柔软,摔下去也不疼。苏落半睡半醒中被砸下去,顿时一个激灵就醒过来了。

苏落睁开惺忪睡眼,就发现自己有点疼。

“怎么回事?”苏落有些踉跄地爬起来,抬头望着南宫流云。

南宫流云眉头深锁,深沉的目光一向是犀利的,但是这一刻,却别过脸去。

“我怎么会睡地上?”苏落刨根问底。她对自己的习惯很清楚,就算累到死,她也不会直接躺草地上睡。苏落开始回忆。记忆中,她好像一直跑一直跑,后来好像有人拎住她,然后她就晕了……

南宫流云见苏落刨根问底,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从树上睡觉掉下,是很光荣的事吗?”

苏落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参天古树,扁着嘴,有点不信。

但这是南宫流云给出的答案,她又无法辩驳。

就在苏落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南宫流云用力将她一拽,猛然间拉进怀里。感受着他温暖怀抱里熟悉的味道,苏落整个人都蒙了。这、这怎么突然……他就对她好了呢?

而这时候,南宫流云已经冷酷决然地一把将苏落从怀里推开,苏落被他推得一愣一愣的。这人干吗,一下子抱她,一下子就毫不留情地把她推开?

满脸疑惑的苏落,顺着南宫流云的视线望出去,很快就看到,一条近百米长的七彩斑斓蟒蛇,七寸部位插了一根树枝。而这条七彩斑斓蟒蛇,正保持着吐蛇芯子,朝苏落狂扑的姿势。

七彩斑斓蟒蛇,相当于神化九星的实力,苏落根本没办法抵挡,更何况是猝不及防地偷袭!

如果不是南宫流云出手,只怕……

苏落认真地看着他,糯糯地说:“谢谢。”

他曾说过,你我之间,从来都不用言谢,可是现在的他们这样陌生,这个谢字,苏落也是很艰难才说出口。

南宫流云听到这个谢字,眉头深锁,冷哼一声:“我不喜欢别人跟我道谢。”

“为什么?”苏落好奇地问。

南宫流云平日里沉默是金,苏落也不觉得他会回答,但是这时候的南宫流云似乎心情不错,他竟然回答她:“因为,这表示被别人占了便宜还被卖乖。”

“呃……”苏落也就无语了。

当初,南宫流云也说过这话的。所以,即使失去了记忆,他们骨子里还是同一个人。

“今天吃蛇羹,你去做饭。”南宫流云冷声跟苏落交代。

“不用逃跑了?”苏落好奇地问。

“跑太远了。”南宫流云没好气地说,“休整一天。”

苏落:“……”南宫大人会不会太嚣张了一点?后面可是十几人的血刃小队啊,一旦被他们追上,即使是南宫,也双拳难敌四手吧?

不过,既然南宫这样说,自然有他这样说的道理。

苏落点点头,便忙碌起来。苏落的手艺自然不用说,再有上品天灵水和陨落红莲的辅助,这顿蛇羹香气弥漫着整个山谷。

趁着蛇羹在炖的时候,苏落寻了个偏僻的地方,用上品天灵水给自己冲了个凉,换上了干净舒适的鹅黄色裙衫。

梳洗完毕的苏落,雪白的肌肤透着一股淡淡的粉红,一袭鹅黄色裙衫,衬得她本就出色的容颜更是绝艳,仿佛深山里迷路的小精灵。

南宫流云办完事回来,远远就看到一抹熟悉的鹅黄色。一向镇定的他,瞬间血液全往脑门上冲去!只见他大步上去,一把拽住对方的手,猛然间往他的方向一转。

于是,苏落那双漂亮清澈的眼睛,跟南宫流云四目相对。

两个人,深深地凝视着对方。

苏落认真地看着他,视线在他脸上一寸寸滑过。他的五官还是那样的俊美绝伦,轮廓还是那样完美得如同精雕细琢,容貌,家世,头脑,实力……他就没有不出众的。

苏落想起两人曾经的过往,眼眸中带着一抹深深的浓情……

南宫流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然间将苏落甩开,冷傲地哼了一声:“把裙子换了!”

苏落从回忆中被惊醒,她怔怔地问:“为什么?”

“你觉得好看?”南宫流云冷哼。看着这抹鹅黄色的倩影,会让他将苏落跟梦中的姑娘重叠,这让他很烦躁。

但是,苏落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她继续刨根问底:“对啊,我就是觉得很好看啊。”

“你换不换?”南宫流云目光深沉,冷漠地看着她。

直觉告诉苏落,这身鹅黄色的裙衫,对于南宫流云来说,有着特殊的记忆。苏落好不容易打破南宫流云冰川下的平静,岂会那么容易认输?

“哎呀,蛇羹炖好了,再炖下去肉都老了,得赶紧盛出来。”古灵精怪的苏落一跑一跳间,就消失在南宫流云面前。

南宫流云简直难以置信,从小到大,因为一直出类拔萃,所以南宫流云发号施令惯了,也因为他的家族权势,从来没人敢违抗他的命令,从来没有!

但是现在,这丫头竟然……拒绝?对于被人千依百顺的南宫大人来说,真是不一般的经历啊。

而这时候,苏落已经很贤惠地将蛇羹盛好,笑容满面地给南宫流云端过去。

南宫流云接过蛇羹,一饮而尽,他的目光,却一直冷飕飕地盯着苏落的鹅黄裙子。

苏落被盯得心里发毛,继续屁颠屁颠地跑去盛了一碗。

南宫大人来者不拒,又是一饮而尽,目光依旧盯着她的鹅黄裙子瞧。

苏落:“……鹅黄裙子到底怎么你了?”

“换了。”南宫流云声音透着一股彻骨的冷漠。

“如果我不换呢?”苏落骄傲地抬着下巴。

南宫流云顿时被将住了。

苏落双手叉腰,勇敢地昂首挺胸,坚定地看着南宫流云,大声宣布:“我不仅今天穿鹅黄色,明天穿鹅黄色,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穿鹅黄色!”

南宫流云看着苏落:“……”即使是四大家族里的千金小姐,也没有这丫头这样胆子肥的。最后,南宫大人傲娇地丢下一句:“随便!”然后他转身就走。

“哎,等等我嘛,等等我嘛。”苏落赶紧将东西往空间里一塞,飞快地朝南宫流云跑去。

苏落很好奇南宫流云为何对鹅黄裙衫表现怪异。

要知道,南宫流云一向是以冷静镇定出名的,能让他情绪起波澜,可见鹅黄裙衫于他而言,有着某种不一样的意义。

于是,苏落就跑到南宫流云身边,在他的左右晃。

“为什么你这么讨厌鹅黄裙衫啊?”

南宫流云目视前方。

“还是说,其实你喜欢的人喜欢穿鹅黄裙衫?”

南宫流云不理不睬。

“还是说,你怕喜欢上我,所以才让我换了?”

南宫流云神色依旧冷漠。

“难道说……”

无论苏落说什么,南宫流云都是一副冷漠无情的脸,这让苏落挫败的同时,又有一种新奇的感觉。她真的特别好奇……这一路上就只听见苏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按说,这要换成林潇月在南宫大人耳边啰啰唆唆,早就被骂蠢货骂哭了,可换成苏落,南宫大人除了不理睬,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最后,苏落说累了,坐在一块岩石上,咕噜噜地喝水。

苏落停下的时候,南宫流云竟也停下了。

“咦,你居然停下等哎,这是不是表示,你不讨厌我啦?”苏落双手捧着水壶,以仰视的角度,笑容甜美灿烂地看着她的南宫大人。

“想太多。”南宫大人傲娇地瞪了苏落一眼,冷冰冰地说。

虽然南宫流云语气依旧冰冷,但是这态度可比之前有进步啊,耶!苏落在暗中给自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过去的几百年,南宫流云追她追得上天入地,宠她宠得日月无光,现在就换她来追他宠他好了!苏落不介意的。

南宫流云在跟苏落对话的同时,正在观察着四周。他的灵识辐射范围广,观察范围大。此刻在他的脑海里,正浮现着一片片的数据还有波纹显示。

如果苏落看到他脑海里的东西,一定会大叫一声,这不是方圆十里之内的森林立体数据图吗?!不仅用灵识观察到,而且还精密地计算数据,得出最后的波纹显示……南宫流云的大脑,真的堪比电脑吗?!

“南宫流云你就等着吧,不久的将来,你势必会被我苏落拿下!”苏落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宣布。

南宫流云用看傻瓜的目光瞥了苏落一眼。但是,当他看到这漂亮小丫头那春风得意张扬肆意的神情时,心跳却似乎漏了一拍。

南宫大人:“……”原本很自信绝对不会被任何人拿下的他,这时候突然变得有点不自信了。

南宫大人一心二用。一边跟苏落交流,一边注意着灵识里的那些小红点。小红点一共有六处。能够被南宫大人标注为小红点的,足以证明这些魔兽实力不一般。经过南宫流云精密的计算,这六处魔兽,一旦发动,他将同时遭遇三只,三秒后,四只,五秒后六只同时进攻。

这些魔兽全部都是大圆满二星实力,南宫流云自信自己能够在三分钟之内将它们全部解决掉,但是他却没法保证苏落能够在强大魔兽的环伺下,存活三分钟。一想到苏落会因此而死,南宫流云就摇头,不行。所以,他选择将这六只魔兽逐一干掉。

果然,随着苏落叽叽喳喳的声音,一只独角火龙驹正在悄然朝他们靠近。而此刻的苏落并不知道,还双手叉腰,站在南宫流云面前说话。

就在苏落说到兴致高昂处,南宫流云的手猛然间一动,将苏落猛地扯到他背后,随后,只见一阵激烈的攻击。三秒钟,强大的独角火龙驹,被南宫流云当场格杀,鲜血狂流。

苏落:“……它,怎么就跟上来了?我完全不知道!”

南宫流云清高地看了她一眼:“跟着你的声音。”

苏落郁闷地瞪了南宫流云一眼。难怪她一直叽叽喳喳,他都没有反对,原来竟是用她的声音去吸引这只独角火龙驹跟踪,这个腹黑的男人!

南宫流云偏头,见苏落皱着小脸很不高兴的样子,顿了顿,便问:“不开心?”

“没有。”苏落郁闷地低垂着小脑袋,“只是觉得自己好没用,一点忙都帮不上。”

“可以做诱饵。”南宫流云冷静地说。

苏落没好气地瞪了南宫流云一眼。南宫流云很直白地说:“你只做诱饵,就已经是帮忙了。”

苏落更郁闷了,垂着脸,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看着眼前低垂着的小脑袋,南宫流云的心头忽然生出一抹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怜惜,竟然会想揉揉她的小脑袋,告诉她,不要不开心,有我在呢。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真是……南宫大人烦躁地用手指揉自己太阳穴。

苏落抬头,正好看到南宫流云怪异的表情,不由得好奇,上前一步:“你怎么了?”

“不要靠近我!”怕会被影响情绪,南宫流云拒绝苏落靠近。

“哦……”苏落很委屈地扁着嘴,那双黑白分明的清澈漂亮眼睛,楚楚可怜地凝望着南宫大人。

南宫流云:“……算了,走吧!”她靠近,怕影响情绪;把她推开,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会心生怜惜,南宫流云你到底怎么了!

南宫二少曾经也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张扬鲜活少年,只是他从不曾动心过,以至对这种能被人影响到情绪的感觉,下意识地排斥。

接下来,南宫大人还真就拿苏落当诱饵了。于是,苏落诱敌,南宫流云杀敌。两个人一路上分工合作,配合默契,没多久,就将附近这五只魔兽一举歼灭了。

“还有吗,还有吗?”打到后来,苏落看着一只只庞大的魔兽轰然倒塌,她都兴奋了。南宫流云没好气地瞥了苏落一眼。

“还没当够?”虽然有他在,但是当诱饵还是有危险的,一旦他下手慢上一分,她就死无葬身之地。

苏落闪亮亮的眼眸凝望着南宫流云,认真地说:“我相信你。”那双漂亮而深邃的眼眸,饱含着信任和憧憬。两人一直对视,谁也没有移开。

“咳咳。”南宫流云意识到后,拳头抵在唇边,轻轻地咳嗽,化解自身的尴尬。

苏落则抿唇一笑,得意扬扬:“南宫流云你害羞了哦。”

“谁害羞了!”南宫大人表示不服。他堂堂南宫二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会因为和你一个小丫头的对视而害羞?哼!

苏落双手叉腰,凑上去,自下而上望着南宫流云的面颊,得意地说:“你看,耳朵都红了,还说没有害羞。”苏落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捏南宫流云的耳垂。

南宫二少反应快,一把将苏落的手捏住,黑脸:“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苏落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望进他深邃的眼,她眼眸含笑,坦坦荡荡:“只对你一个人脸皮厚!”

南宫大人简直招架不住了……他瞪了苏落一眼,转头就走。

“哎,南宫流云你等等我呀,你不要走这么快嘛,我都跟不上了!”

“哎,南宫流云,你看你耳垂真的红了,我没有骗你!”

“哎,南宫流……”

南宫二少摆出一脸孤傲、生人勿近的高冷表情,奈何,不管他摆出什么态度,苏落从来都是油盐不进,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忽然,南宫流云的脚步一顿,苏落一时不察撞上他的后背。

“怎么……”苏落感觉到气氛有一瞬间的凝重,她下意识地问,但是话音未落,就被南宫流云拎着蹿进一处矮灌木里,两个人蹲身而下。

苏落知道情况有变,于是紧紧抿着薄唇,示意自己不会发出一点声音。苏落偷眼望去,看到南宫流云那完美的侧脸,同时也看到他脸上如寒霜笼罩般的凝重。

怎么回事?没多久,苏落就看到一只庞大的像狮子又像豹的巨兽,哒哒哒地从眼前的空旷处走过。

苏落想起书里记载的魔兽,心里微微一震,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只魔兽应该就是碧目雪花狮豹兽了,魔鬼森林让人恐怖的存在!

苏落能够感应到,这只碧目雪花狮豹兽给人的气息,并不比南宫流云差,根据同等级别魔兽比人类强的规律,这只碧目雪花狮豹兽的实力,可能比南宫流云还要强。

苏落黑溜溜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南宫流云。南宫流云被苏落盯得……他无奈地转头,瞪着苏落。苏落朝他吐出鲜红的舌头做鬼脸。南宫大人无奈地又转回头去……他发现他真的拿这丫头没办法。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只碧目雪花狮豹兽竟然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它还寻了个宽敞平坦的地方,靠着树干躺下去。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十分钟,三十分钟,六十分钟……

苏落再好的耐心,都有些等不及了。她戳戳南宫流云。

一戳,不理。

再戳,不理。

再戳,南宫流云很无奈地转头,目光黑沉沉地盯着苏落。

苏落用不发出声音的唇语问:“它在干吗?”

南宫流云没好气地白了苏落一眼,同样以唇语回答:“你以为呢?”

苏落摇头,猜测:“睡觉?”

南宫流云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苏落一眼,转头不说话。

不是睡觉?那是什么?苏落又戳南宫流云。南宫流云严肃地瞪了苏落一眼。苏落回以他无辜而迷茫的眼神。

南宫大人表示头好痛,他缓慢地深吸一口气,无语地看着苏落,继续唇语:“还是炼药师呢,不长脑子你也长眼睛吧?不长眼睛你也有常识吧?”

苏落:“话太长听不懂。”

南宫大人:“……”

苏落:“它怎么还不走啊?”

南宫大人:“短时间内它走不了。”

苏落:“为什么?”

南宫大人抑郁地瞪了苏落一眼,恨不得将她的脑袋揉聪明了:“因为它在生孩子!”

苏落脑门上顿时被雷劈了一道闪光。生、孩、子!苏落的第一反应就是:“它要生多久的孩子?那它不走的话,我们岂不是得一直蹲在这狭小的空间?那我岂不是很占便宜?”

南宫流云大神用纤细如玉、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苏落额头一个栗暴。

“嘶——”苏落下意识喊疼。但是还没喊出口,那边就有了反应。刚还在唧唧哼哼的碧目雪花狮豹兽,猛然间站起来,那双威严而凌厉的目光,横扫四周,强大的威压瞬间覆盖在四周一公里范围之内!对于这股威压,南宫流云自然无动于衷,却苦了苏落。

苏落只觉得脑门瞬间爆炸开来,疼得她全身冷汗淋漓。南宫流云感觉到苏落的异样,宽大炙热的手掌下意识地抵住她后背,一股温热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涌入苏落体内。但是苏落还是皱着眉头,脸色惨白,冷汗淋漓。

一股灵气还不够啊。南宫大人想了想,终于还是伸出另外一只手掌,抵在苏落腹部位置。温热的灵气一前一后流进苏落体内。这两股灵气,跟碧目雪花狮豹兽的威压相互抵消,苏落感觉到一股暖洋洋的酥麻感觉袭上心头,舒服得差点叫出来。

南宫流云简直快要被苏落吓到了!如果是在平日也就罢了,现在的碧目雪花狮豹兽正在临盆期,性子暴虐,护犊心切,一旦战斗那就是拼尽一切不死不休,到时候即便是他也招架不住,更何况还要随时保护这麻烦丫头。

两只手已经用上了,所以南宫大神下意识地低头,狠狠攫住苏落的柔软红唇。

在碰触红唇的一刹那,苏落的脑子瞬间爆炸,那双清澈分明的漂亮眼睛睁得大大的,傻乎乎地看着南宫大人。

南宫流云在碰触到苏落红唇的刹那,脑子一片空白。柔软的触感,温软的气息,熟悉的味道,如潮水般朝他脑袋里涌来。下意识地、出于本能地、狠狠地攫住她柔软的唇,狠狠地蹂躏。南宫大人的吻攫住了苏落的呼吸,以至碧目雪花狮豹兽最终还是没有发现异样,继续躺在那嗯哼嗯哼地生娃。

最后,南宫流云的理智终于回归,他松开苏落,高冷地偏过头去。而苏落,直到现在还晕晕乎乎。失忆的南宫流云亲了她,失忆的南宫流云主动亲了她,失忆的南宫流云主动亲完她后害羞了?因为透过那张英俊的侧脸,苏落能够看到那微微浮现一抹红晕的耳垂。

回过神来的苏落就那样看着南宫流云,用一种老鼠戏弄猫的眼神。南宫大人回过头,恶狠狠地瞪着苏落,苏落则笑得越发畅快。

“再笑,不帮你输入灵气了!”傲娇的南宫大人冷冰冰地斜睨苏落。

“碧目雪花狮豹兽已经回去生娃了呀。”苏落指指外面,继续用唇语跟南宫流云对话。一向睿智敞亮的南宫大人,这才意识到碧目雪花狮豹兽已经没有释放威压了。那他也没有必要再双手抵住苏落前后背了,南宫大人倏然间就收手了。苏落却没放过他。灌木丛里空间狭小,除了两个人外,基本没有别的空间了,所以苏落整个人是靠在南宫流云身上的。

这时候的苏落,越发凑近了,她调笑地看着南宫流云:“你确定你不是故意的?”

南宫大人高冷地抬着下巴,决定不理会这个麻烦的小丫头。但是苏落的手却捧住南宫流云的面颊,将他的脸转回来跟她对视。南宫流云恼怒地瞪着苏落那双手。这还是第一次有姑娘用手碰触他的脸,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被洁癖严重的南宫大神剁手剁脚剁成肉酱喂狗了。但是现在,南宫大神的脸就被苏落捧着固定着,他只恼怒地瞪着苏落,恼怒中又有一丝无可奈何。苏落干脆整个人都跌进他怀里。

“呃……”南宫大神的喉结动了动。

不远处的碧目雪花狮豹兽听到声响,瞬间威严地扫视四周。

南宫流云:“……”

苏落笑得像个小女流氓:“今天,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应你哦。”

南宫流云:“……”

这厢,苏落不知不觉摸准了南宫流云的节奏,很快就占据了主动权,她笑嘻嘻地看着南宫流云:“咱们现在正回楼层,言归正传!”

“什么?”南宫流云不解。

“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苏落逼问他,但是眼角眉梢的笑意,却将她的情绪出卖。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南宫流云故作不屑地偏过头去。但是他的脸很快就被苏落掰回来,与苏落四目相对。其实,以南宫大神的实力,如果他心里不愿意,一百个苏落想掰他的脸,那实力都远远不够的。

苏落笑嘻嘻地看着他:“还敢否认。嘿嘿,之前碧目雪花狮豹兽过来的时候,你不带我跑,倒是带我藏起来,说,是不是故意制造亲近我的机会?”

南宫大神瞪大眼睛,看着苏落。当时碧目雪花狮豹兽正在扫视四周排除危险,只要一动就会被发觉,到时候就是一番死战,根本没机会跑!

“还有,刚才你亲我了,你主动亲我了!”苏落骄傲地扬着下巴,“你说,是不是故意设计的?”

南宫大神:“……”天地良心,那根本就是下意识的行为,直到现在他都觉得那是他灵魂里另外一个人干的!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危险的气息朝苏落这边横扫。南宫流云猛然间抱着苏落一个旋转,将苏落压在身下,用他自己的后背,抵挡住那道狂暴的攻击。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