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信仰,我只知道,你是我生命里无法舍弃的人,

因为有你,这万里江山才风景如画啊!

●故事以天下之势为背景,集权谋、沙场、爱情于一身,大气磅礴中不乏细腻的感情纠葛,读来让人欲罢不能。

●《江山之世间始终你好(上下)》曾一度占据潇湘书院前三的位置,深受读者喜爱。

●从被人利用到手握权柄,这是一部精彩的权谋传奇!从大秦公主到西楚皇后,这是一个女子波澜壮阔的一生!

内容简介

她曾是大秦皇室得宠的嫡长公主,最终却被结发十年的夫君亲手推入地狱魔窟。

大殿之上,刀剑相向,她笑得寒凉刺骨。

心不甘,一梦十年,她饮恨归来。

待再次立于皇城之巅,这个昔日的天之骄女已然换了副心肠。

为保全亲人性命和弟弟的皇位,她步步为营,机关算尽。

猎场上,她一袭红装,更是一鸣惊人。

天下局势瞬息万变,朝堂内外暗潮涌动,她一双素手暗掌乾坤。

债,她要讨!仇,她要报!

彼时,偏偏遭遇曾为她颠覆整个朝廷之人,且一个惊天秘密渐渐浮出水面……

他们能否抛却往事,相互扶持,携手如画江山?

作者简介

叶阳岚,潇湘书院人气作家。擅写大框架作品,其文笔优美,写作风格大气中不乏细腻,讲故事有极强的逻辑性,深受读者喜欢。

已出版:《摄政王妃》《摄政王妃(终结篇)》《江山之世间始终你好》。

精彩书评

非常喜欢权谋文+言情的小说,阿岚写这类故事非常拿手,

不但权谋部分写得非常精彩,言情的部分也拿捏的十分准确,这是非常可贵的。

——我爱古风

目录

上册

第一章凤血长殷,此恨滔滔

第二章公主归来,力挽狂澜

第三章教母杀人,猎场风波

第四章陈年情事,谋杀亲夫

第五章舍身救美,与虎谋皮

第六章睚眦必报,棋逢对手

第七章栽赃嫁祸,用心良苦

第八章谋得兵权,冷血国师

第九章帝王无情,三人同行

第十章四海霸业,公子倾城

下册

第十一章白奕重伤,杀机隐现

第十二章秦菁之怒,杀人灭口

第十三章初吻初心,血债盟约

第十四章秦晋之好,一眼万年

第十五章婚宴杀机,机关算尽

第十六章章痴情绝情,醉卧君膝

第十七章山雨欲来,樊泽失踪

第十八章天崩地裂,乾坤在手

第十九章偷梁换柱,前世谜底

第二十章真相大白,古道截杀 

精彩书摘

 苏晋阳骤然止步,回过头来才恍然发现,他是真的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了。

  “你躲什么?你怕什么?”秦菁盯着他,忽而目光一厉,猛地抬手指向秦宁,“你相信她是无辜的吗?”

  她神色阴郁,全身上下仿若浮动着来自修罗地狱的森冷杀意,即使看着她的侧脸碰触不到她的目光,秦宁也只觉双腿发软,好在被人架着,才没有瘫软下去。

  苏晋阳袖子底下的手费力攥着,额上青筋隐现,眼中光影明灭不定,只盯着脚下泥土,一句话也不说。

  他无法面对眼前的两个女人,更无法面对他自己。

  那么多年,他执意追查的真相就在眼前,却残忍得让他无法直视。

  他一直心存愧疚未能保护的女子,原来是罪有应得,作茧自缚,他对秦菁的那些仇恨突然成了啼笑皆非的笑话。

  “苏晋阳你说,你相信她是无辜的吗?”秦菁加重了语气大声重复,扭头阴冷地看着他的脸。

  她说着,上前一步,揪着他的领口,将他推到秦宁面前。

  苏晋阳一声不吭,也不反抗,秦菁抬手再次指向秦宁,歇斯底里地大声道:“只要你说一句话,本宫就既往不咎,这辈子都再不会与你们为难,你说啊!”

  三个人,形成对垒之势。

  “秦菁,你——”苏晋阳终于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声音嘶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怎么?你寻求了多年的真相就在眼前,却不敢看了吗?”触及他的目光,秦菁突然泄了气似的往后倒退而去。

  她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又像不堪忍受似的一个箭步冲到两人中间,一手用力捏着秦宁尖瘦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对着苏晋阳一个字一个字冷声道:“你看着她,你看啊!这就是你要的真相,苏晋阳你看,很可笑是不是?”

  秦菁只觉得好笑,笑容泛滥的同时,终于遏制不住地落下两行清泪。

  “你放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秦宁下巴被她捏得生疼,惊惧之下不住冲苏晋阳哀戚地求救,“晋哥哥,公主表姐她疯了,你救救我,让他们放开我!”

  这个声音,永远都是纤纤弱弱,一副无害模样。

  “好啊,只要你的晋哥哥开口说一句话,本宫放你一马又何妨?”秦菁低头又抬头,眼中泪水隐去,目光妖娆地笑着去看苏晋阳,“苏统领,今日和婉表妹的死活,本宫全都交托在你的手里了,只看你怎么决断!”

  苏晋阳理直气壮地恨了她那么多年,这一次秦菁很好奇,这样的境况之下,他要如何自处?

  “晋哥哥……晋哥哥,你帮帮我!”秦宁大约是被秦菁脸上诡异的神色吓着了,一边流泪一边无力地挣扎求救。

  苏晋阳并未向她求证此事,甚至自始至终都不曾看她一眼。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明白,从山下追上来看到秦菁的车驾被人围困的那一瞬,他就已经完全明白了。

  那些人的目标根本不是秦宁,而是荣安长公主的马车。

  上一世,因为出事时秦宁正好乘坐了这辆马车,他就顺理成章地以为这一切杰作都是出自秦菁之手,却原来不过一个意外的巧合。

  只是秦宁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即使买凶伤人,她也用不动这些人。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极力让自己回避那个念头,但是无可否认,这一趟她约见秦菁不是巧合,这件事再怎么都与她脱不了干系。

  此时此刻,苏晋阳完全没有心力顾及那些歹人出自何处,胸中万般情绪,不知是荒凉还是悲伤,又或者是愤怒。

  “怎么?很难启齿吗?”秦菁声音响起,再度打破沉默,“表妹她心地善良,又是这般美貌,怜香惜玉的心本宫是肯定没有的,她的生死全都掌握在你一念之间。”

  苏晋阳目光隐忍地看着她,半晌之后僵硬道:“放了她吧,即使再恨,今日她若有什么损伤,你也轻易脱不了干系的。”

  蓝玉衡的及时出现无疑将此事闹大,秦宁会出现在灵隐寺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她若是平白无故遭受损伤,以锦绣公主的性子闹起来,谁都讨不了好。

  灵歌和苏沐他们个个都明白,只是不敢说。此时灵歌才乘机开口:“公主,来日方长,今晚真的不是时候!”

  秦菁紧绷着唇角不说话,苏沐只当她是默许,示意旋舞放了手。

  秦宁颓然跌坐在地。

  冬夜,山上荒凉无比,她心里怕得紧,强撑着力气想要爬过去拽苏晋阳的袍子,不想手下触到一段冰冷滑腻的东西,再一摸索,却赫然发现,那竟是一只齐肘而断的手臂。

  秦宁茫然了一瞬,举目四顾之下,这才发现黑暗山路间,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死、死人!”血腥扑鼻,她胃里一阵翻腾,紧跟着尖叫一声向后翻倒。

  “宁儿!”苏晋阳一个箭步上前,抱她在怀里。

  秦菁站在风里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一声不响地转身往马车走去。

  听闻她的脚步声,苏晋阳心口没来由地抽搐了一下,下意识叫住她:“秦菁!”

  秦菁止步,却不回头,身后雪白的狐裘大氅在风里翻卷翩飞。

  苏晋阳张了张嘴,千言万语没过喉头,却都因为怀里的秦宁变得难以启齿。

  秦菁挥挥手,示意灵歌他们先去马车那里等。

她岿然不动地站着:“苏晋阳,你知道此时此刻我有多恨吗?”

声音轻缓,语气平静得让人心惊。

  苏晋阳心中万般情绪翻卷冲撞,压抑着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我知道!”

  歉疚的话,他早已没有资格说出口,不是因为他的骄傲,而是真的没有丝毫勇气与她面对面。

  前尘种种,他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今日万般,他无法面对自己的感情。

  “不,你不知道!”秦菁漠然摇头,仰头望天呼出一口气,慢慢道,“十年,我用了十年时间都洗不清的罪孽,原是这样一场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我母后的一条命,呵——”

  当年萧文皇后舍了性命才为秦宣保住的太子之位,自己苦心经营十年的帝王霸业,最终因为苏晋阳的倒戈化为乌有,却不想这一切的一切,竟然只是因为秦宁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女子的一场算计。

  最毒妇人心?!和这个女人比,她秦菁真是差得远了。裹着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人皮,她怎么看都是无辜的,可偏偏葬送了自己的一生,更累得萧氏一族没落,亲人尸骨荒凉,沦为笑柄。

  她到底还是欠了这两个人的,是不是?可是她的母亲和弟弟何其无辜?她外公一家颠沛流离、客死他乡的债又该向谁去讨?

  “秦菁……”多说无益,千言万语萦绕在舌尖上,苏晋阳也只是压抑着一声叹息,“你不要这样!”

  “那你要我怎样?”秦菁垂下头去,一直没有转身,此刻继续举步往前走,细弱的声音飘散在风里,“是啊,我的确不该这样。我们这间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是不是?所以就这样吧!”

  她脊背挺得笔直,一步一步踩着那些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尸体,朝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这一生,她不在乎踩着多少人的血肉白骨前行,那样的遗憾一次已经足够。这一次,除了她至亲之人的性命、前程,再没有什么值得她去伤心难过了。

  苏晋阳半跪在地上,怔怔看着她的背影,不记得上一世同样的背影自己留给她多少次,但是这一次他清楚地感知到,她的脚步,他再也追不上了。

  苏晋阳突然慌了。

  他再顾不得怀里的秦宁,一个箭步冲上去,牢牢扣住她的手腕。

  秦菁没有反抗,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拉着,漫延了满脸的泪水,一滴一滴砸在两个人交握的腕间,灼烧般疼痛。

  “秦菁!”他嘶哑着嗓音低叫她的名字,想以指尖触碰她脸上的泪痕。

  秦菁一声不吭,紧抿着唇角往旁边避开,抵触的情绪非常明显。

  山野间横扫过来的冷风凛冽如刀,拂上面颊,她就那般倔强地梗着脖子一动不动。

  时间很漫长,又好像很短暂。待到脸上泪水风干之后,她才重新移回视线,看向腕间,沉声冷喝:“放手!不要让本宫重复第二遍!”

  说罢,已经再度迈开步子前行。

  苏晋阳用尽力气妄图抓住什么,手下仍是一场徒劳。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