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1、惊心动魄的故事,从上古仙神,到苍茫大地,以一个庞大的世界观架构为舞台,展现了皇族恩怨。故事磅礴大气,让人欲罢不能;
2、元素众多,琴谱、宫廷、皇族、仙神、各种妖怪,让人目不暇接,作者笔法生动,满足读者对一个神秘世界的幻想;
3、故事囊括多种风格,既能看到主人公由孱弱的皇子成长为独挡一面的英才,又能看到皇族夺嫡、后宫宫斗的勾心斗角,既能看到各种妖怪横行、仙人腾云,又能看到男女主人公催人泪下的爱情。几乎囊括了所有精彩看点的一《古琴奇缘之霜华引(上下)附书签》;
4、作者笔法老练,人物形象生动,语言幽默诙谐,毫不晦涩;
5、收录未公开番外,加上高人气画手官鬼操刀绘制封面,让整《古琴奇缘之霜华引(上下)附书签》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内容简介

瑾国嫡皇子璞,出身尊贵,自小受尽万千宠爱,却难逃后宫算计,一夕之间流落民间。
神秘女子夙莨,身为“奇术”一脉的传人,为寻找琴师公孙锦,解开古琴曲“霜华引”中的秘密,与璞结伴浪迹天涯。
从雁翎山地下妖窟,到刑州城斗琴大会,再到神州古朝商都国的迤逦繁华。
从因渡劫失败被属下追杀的妖尊黑崎,到传说能助人得道成仙的奇虫蜉漓,再到放荡不拘的年轻御音师谷梁轩。
一路上所遇见的奇人异事,让璞大开眼界,也一层层揭开了包裹在他身世上的隐秘面纱。
四把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瑶琴,会否真的是能够逆天改命的仙神之器?
真相大白之日,一阕古曲霜华引,能否了结一段盘桓数百年的恩怨执念?

作者简介

温暮生
80后,自由作者,编剧
ACG爱好者,废品收藏家,包括但不限于球鞋、漫画、模型、影碟,十分败家
知名颜控和吐槽小能手的综合体
入行八年,码字越来越慢,脑洞越来越宽
感谢读者的不嫌弃

代表作:《庶子归来》《失恋万岁》

精彩书评

一个作品的好坏,全在细节处,喜欢温暮生的文字,细节满满,字里行间都能透露着主人公的成长。丰富的想象力,让人目不暇接,欲罢不能。

——读者妖妖

目录

目录
上册
自序:“做作”也是一段可贵的回忆2
楔子3
第一章晓来谁染霜林醉7
第二章平林漠漠烟如织31
第三章弱柳从风疑举袂62
第四章菡萏香消翠叶残92
第五章东边日出西边雨124

下册
第六章欲将沉醉换悲凉158
第七章易水萧萧西风冷160
第八章解释春风无限恨188
番外人生若只如初见237
第九章断鸿声远长天暮252
第十章流光闲去厌繁华283

精彩书摘

自序:“做作”也是一段可贵的回忆
记得《霜华引》这部小说刚完成的时候,我满怀信心地拿给一个爱看小说的朋友欣赏,并且做好了迎接对方赞扬的准备,可一周之后,他丢过来的评价只有三个字——太做作。
行文做作,抒情做作,就连人物的名字都取得很做作。
当时在小说圈我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但凡新人,总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并且自我感觉非常良好,《霜华引》是我的处女作,我自然认为它就算比不得名家名作,也一定够得上中上水准,所以朋友的三字评价等于从头到脚给我泼了一桶猪油,又腻又凉。同时我也相当不服气,认为他给出这样的评价,多半是因为嫉妒,甚至还与他冷淡了一段时间。
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写了《十里青山远》《消失的光年》,写了《假如爱有天意》《失恋万岁》,慢慢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作者变成了有一些固定读者的老作者,再回头去看这篇处女作时,我才不得不承认朋友说的是对的,它的确非常做作。
幼稚的构思、老派的抒情方式、矫情的行文风格、前后不搭的伏笔,看得我自己都起了不少鸡皮疙瘩,并且也做了一个决定,如果有一天它能够出版,我一定要大改特改,直到改成我满意的样子为止。
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我又怂了。
不是不想改,而是我发现,如今我在行文、构思、笔风上跟从前比起来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怎样修改,与前后文z比都会显得非常生硬甚至突兀,于是除了挑出一些错别字,修改一些剧情上的硬伤,配合出版审查删除一些受限制的内容外,整篇文几乎原封不动,依旧是原汁原味的最初模样。
这样也好,至少它保留下了一份纯粹。
《霜华引》之后,我再也没有如此纯粹地写过一个故事,它不受市场影响,不受读者制约,不追赶流行,甚至对能吸引大量人气的热元素不屑一顾,仅靠自己的想法和感情,让笔下人物在字里行间经历一场一场的悲欢离合,再没有过了。
时至今日,我再以“做作”的标准去审视这个故事,发现它的“做作”也并不是全无是处,至少它包含了一份可贵的回忆与时代印记——完成它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玩仙剑,爱仙侠,疾恶如仇,怀着一颗所谓的英雄梦,任性地认为梦想就是拿来实现的。大概也只有在那样的年纪、在那样的心境下,才能造就出《霜华引》的如此与众不同。
所以希望大家能以一颗宽容的心来对待它,毕竟它是一篇陈年旧作。
同时也希望大家能以一颗沉静的心来阅读它,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或许你还会被它感动,因为在多年以前,它感动过我。

温暮生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
楔子
东胜腹地,有山脉名唤祈灵,山中有一虫蜉漓,其色青黄,背生九翅,腹生六爪,善鸣。其虫孵出五十载,作茧五十载,百年成虫,成虫七日之命,七日皆鸣,鸣声悠远婉转,声调多变,其音广域,其调绵长,可破苍穹,穿太虚。凡人闻七日,可延年益寿;夫妻闻七日,可百年好合;恶人闻七日,可立地成佛。七日之后,成虫便飞入高天,不可得见。有传言曰蜉漓乃司音神祇,究其真假,不可考证也。
——节选自《东胜纪事?珍兽篇》

过了晌午,天便阴了,浮云参差地遮挡住阳光,朦胧间透不下多少光线,给大地蒙上了些阴霾的气息。
低沉压迫,雾霭迷蒙。
瑾国都城北边是一众蜿蜒的山脉,名唤“祈灵”。祈灵山脉走向广阔,横跨过瑾国的半个版图,那些数不清的山峰上有的郁郁葱葱,有的常年积雪。有传闻说祈灵山脉中有妖族精怪出没,靠吞食人的精血修炼,因此千百年来,从来没有人深入这荒无人烟的深山中。
只是无法深入,并不代表就阻隔了地方交通,山脉的正中恰好有一道峡谷笔直地切开了一条通路,宽愈十丈,使来往的行人商贾们畅通无阻。这天造地设般的巧合,让人们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因此特将此峡谷命名为“天行栈”。
天行栈夹于山壁之内,易守难攻,踞着这天堑,瑾国完全不用过多地操心北方外族所带来的忧患,都城霄城南下又是国之腹地,而且皇帝勤于朝政,广纳贤良,体恤百姓,因此更使得百姓安居乐业,举国歌舞升平。
微风吹过,原本静谧的天行栈中忽然飘起了一抹鲜艳的明黄旗帜,继而隐约传来多人行进的脚步声,似乎是有大队的人马正在前行。那些步伐不急不缓,训练有素,规则的律动甚至惊走了山壁两旁栖息的飞鸟。
人群分为好几层,走在最前方的是装备精良的骑兵,骑兵后跟着托着长戟的步兵,再往后便是好几队的掌着拂尘宫灯的太监和宫女,众星拱月般将一架华丽的车辇围在正中央。那车辇做工精致无比,琉璃嵌成的顶上雕着飞檐珍兽,挂着明黄色的流苏;周身以金线银线绘着龙纹,车辇的前方则是二十四匹神骏的马。
素伊轻轻撩起小窗的帘布,从车辇中朝外看,一双美目凝视着峡谷边上高耸的峭壁,露出淡淡的疑惑与担忧。
“想什么呢?”
年轻的帝王从背后搂住她:“这些天,你也累着了,回宫后好生歇息吧。”
“皇上,”素伊微微皱起眉,“臣妾总觉得有些不安,今天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帝王俊朗的脸上露出笑容,“朕早已命左承轩在午时就对这里进行了封禁,看不到人也是正常的,等我们回宫之后,百姓们就能恢复通行了。”
“是这样吗?”素伊垂下眼睑,“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天色越发阴沉,风穿过峡谷带起一连串的怪异声响,在山谷上方盘旋回响,让人不寒而栗。
大队人马依旧不急不缓地向前走着,宫女和太监们已经将手中的宫灯点亮了起来,一盏一盏微弱的光线摇曳在漆黑的环境里,透出幽幽的光芒。士兵行进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盔甲撞击发出的声音夹杂着风声,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皇帝皱了皱眉,这天黑得着实怪异,他撩开车帘,招来一名侍卫,问道:“左承轩在哪里?”
那名侍卫行了一礼,道:“左将军早些时候对这里进行封禁之后,就不知去哪里了,要不要属下先行去前面探探,此地离京城已是不远,说不定左将军是回城了。”
皇帝一挥手:“速速前去探路。”
“遵命。”侍卫一抱拳,双脚一夹马肚,飞奔而去。
“皇上,出什么事了?”素伊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周围昏暗的环境是如此压抑,逼得她的心一阵狂跳。
皇帝对着她温柔地笑笑,将她额前有些凌乱的发抚平,柔声说:“无事,你要不要睡一会儿,过不多久就要回宫了。”
素伊点点头,压下心中的不安,顺从地在软榻上躺下,闭上眼睛。
皇帝轻柔地抚着怀中人微微皱起的眉,在她的额前印下一记轻吻。
突然,窗户外面闪过一道不寻常的火光,皇帝警觉地抬起头,抱着素伊迅速一闪身,只听见嗖的一声,一支火箭已经穿透了车辇的帘布,射在皇帝的脚边。
铺在车辇上的名贵绒毯迅速燃烧起来,火势蔓延极快,素伊惊恐地瞪大了双眼,接着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才发现皇上已经抱着她跳下了马车。
“有刺客!”太监凄厉的叫声参差不齐地响起,整个队伍顿时停住,士兵们训练有素地围成一个圈,将皇帝与素伊护在里面。
“到底怎么回事?”帝王厉声呵斥。
侍卫们还未来得及回答,只听砰的一声,一具尸体从天而降,恰好砸在皇帝的脚边。皇帝一惊,再低头看去,眉目顿时紧紧锁了起来。这人,正是他刚才派出前去探路的侍卫。
侍卫已经死了,喉咙处有一道细小的血痕,一看就是被剑术高超者一击毙命。
“啊!”周围忽然响起的惨叫声又让皇帝迅速抬起了眼,只见人群的最外围爆出大量的血光,漫天红雾里,已经有一整片士兵的头颅飞了起来。
皇帝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些士兵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即便放在战场之上,也能以一当三,怎么现在却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他向前望去,隐约看见在人群的最前方,有一个笼罩着白雾的身影在左右游走,肆意屠戮着士兵,每到一处,那里便化为一处修罗场。白影出手极狠,剑光轻闪便能送大量的士兵命赴黄泉。这些训练有素的将士,在他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皇上,快带着皇后娘娘先走,有刺客!”
贴身的四个侍卫从人群里跃出,围绕在皇帝和素伊的身边,皇帝只扫了一眼,便发现这四人身上都多少受了一些伤。他不可置信地张大眼,这四人都是皇宫里一顶一的高手,他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片刻的时间里,四名大内高手都已负伤!
“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他拉住一个人,声嘶力竭地吼道。
“皇上您快走吧,有刺客,而且武艺高强,我们完全不是对手!”
帝王红了眼睛,原本簇拥在自己周围的士兵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成片成片地倒下,在那遍地的尸体中,白色的身影成了一道突兀的颜色,有些士兵甚至早已被眼前血腥的场面吓得放弃了抵抗,开始四散奔逃。
“皇上,快走!”
见着白影已经往这个方向飘来,一名侍卫拔出剑奋不顾身地迎上去,另外三名则簇拥着皇帝与素伊朝另一个方向迅速退走。
白影很快便飘到了向他冲来的那名侍卫身前,可是他并没有任何的停顿。在他看来,这些人不过是地上的蝼蚁,踩与不踩只是一念之间的事,他的目标,只有不远处的那条大鱼。
他直接掠过了这侍卫,径直朝皇帝退走的方向追去。
侍卫一怒,大喝一声,挥剑劈向了白影的后心。
铮的一声轻响,白影似乎回身与那侍卫对了一剑,借着力又往前飘了一段,而侍卫却喷出一大口鲜血,向后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山壁之上,眼看是活不成了。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白影发出一串轻蔑的笑声后飘然而去,速度更甚当初。
年轻的帝王把素伊紧紧地抱在怀里,在三个侍卫的簇拥下不停地向前跑着,身后传来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断地刺激着他的耳膜,他眯起眼,剑眉紧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刺客只有一个人?”他一边跑,一边问身边的侍卫。
“可能不是人。”那侍卫呼吸急促,显然没有从方才的那场恶战中回过神来,“我们只能看见那是一道白色的影子,完全无法看清对方的相貌。他很厉害,没有人能挡住他一剑,人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的。”
皇帝不出声了,怀里的人正双手紧紧地抓着他胸口的龙袍,微微颤抖着。他心里一痛,低声说:“让你跟着朕受苦了,朕应该把你留在宫中的。”
素伊抬起头,清丽的双眸凝视着帝王冷峻的容貌,却微微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阵张狂的笑声破开空气从背后飘来:“哈哈哈,璇武,你今天是逃不掉了!”
三名侍卫大吃一惊,接着眼神一凛,互相一点头,相当有默契地大喊一声:“皇上快走!”然后一同转身迎向了后方。
皇帝面露诧异,却没有回头,他将轻功施展到了极限,就算清晰地听见身后传来肉体被撕裂的响声,他也没有丝毫的停顿。
他若是停下来,那么,他们的死就全无意义了。
他必须走,即便不为了自己,也为了素伊。
他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转过一个弯,前方突然出现成片的火光,似乎有大队的人马堵在那里,皇帝渐渐放慢了速度,他终于看清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支军队。
这些兵士穿着瑾国的铠甲,全副武装地将他的退路堵了个严严实实。皇帝大怒,喝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速速护驾!”
可是这些士兵却没有任何要护驾的迹象,反而是很有规律地朝两边退开,露出了站在队伍中央一个手持折扇、身着锦衣的高挑男子。
“皇兄别来无恙,臣弟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锦衣男子小步踱出了军队,皮笑肉不笑地对着皇帝作了个揖。
“璇玄!”皇帝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忽然他眉头一紧,像是想到了什么,凝视着锦衣男子带着笑意的脸,低声说:“这些都是你安排的?”
像是要验证他的猜测般,那道杀人不眨眼的白色身影从他身侧掠过,缓缓停在了锦衣男子的身边。
皇帝这才看清了那人的样貌。
那是一名白衣男子,体格颀长,银发金瞳,全身上下纤尘不染,若不是他手里那把尚在滴血的宝剑,实在让人想象不到就在刚才,他还缔造了一个充满杀戮的修罗世界。
“皇兄,如此后知后觉可不像平时那个英明睿智的你。”名叫璇玄的锦衣男子看着皇帝越来越阴沉的脸色,笑得更加灿烂。
“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帝问。
“什么意思?”璇玄看着皇帝,轻蔑地道,“皇兄,风水轮流转,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吧,我想想,‘瑾国璇武帝出巡遇上叛军不幸身亡,三王爷璇玄救驾不及,受璇武临终禅位’,这样昭告天下,皇兄你看如何呢?”
“卑鄙!”皇帝怒斥,“你就这么肯定你可以得逞?朕告诉你,左承轩已经在救驾的路上了,八万御林军绝对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我好怕啊,八万御林军,请问,可以挡得住……”璇玄抬起手,指向那个白衣人,“挡得住我身边这位真凌仙人取你的性命吗?”
白衣男子似乎不满意璇玄这样用手指着他,低哼了一声,璇玄赶紧放下手,看来面对这位“真凌仙人”,他也要毕恭毕敬。
“什么仙人,我看不过是祸害人界的妖物!”皇帝呵斥道,却突然觉得肩上一痛,再回过神时,白衣男子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前,而对方的剑,也已深深地没入了他的肩膀。
“要不是璇玄需要得到禅让诏书,我早就杀了你!”男子并没有张嘴,可是声音却飘飘忽忽地传出来,诡异无比。
“你……”皇帝怔怔地往后退了一步,肩膀上的伤口传来彻骨的寒意,他一偏头,看到剑伤附近并没有出血,而是怪异地结了一层黑色的冰,伴随着刺痛,他感觉半边的身子在瞬间麻木了。
“他已经中了我的寒毒,半个时辰之内若没有我亲自施救必死无疑,所以你最好赶快逼他把诏书写出来。”真凌缓缓飘回到璇玄身边,淡漠地说着。
皇帝怔怔地退了两步,半跪在地上,感觉到有抑制不住的寒意急速在身体内扩张着,内息顷刻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力气也在缓缓失去。
璇玄对着身边的侍卫一使眼色,那侍卫立刻点头,从怀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明黄色诏书,与从皇宫里带出的玉玺一起,走上前放在了皇帝面前。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写这样的诏书,让瑾国落入你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人手中!”皇帝愤怒地低吼,费力地从地上站起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见皇帝这样,璇玄的表情变得更加高深莫测:“哈哈哈,皇兄,你还真是愚蠢到不行。”他缓慢地说着:“你死是可以,可是你有没有替你的皇后想想,她也愿意陪你一起死吗?”
皇帝怔住了。
是啊,他没有替素伊想过。
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她似乎因为持续的惊吓而晕了过去,静静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右手却还执着地抓着他胸前的龙袍。
他曾经说过要保护她一辈子。
他苦笑了一下。
“我写诏书,你放过她。”
皇帝轻轻抚过素伊被汗水沾满的额头,他是帝王,更是一个丈夫,现在既然他要死了,那么自私一回也无可厚非。
“素伊。”他轻声唤着她的名字,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璇玄满意地看着皇帝拿起了笔,蘸满墨,正要往诏书上落下。
突然,笔尖停在了半空中。
皇帝愣愣地看着忽然抓住自己手腕的那只玉白色的手掌,无奈地低声道:“放手吧,我签了诏书,你便可以活下去。”
可是素伊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松开自己的手,她睁开清亮的眸子看着皇帝,双眸里似乎有万千思绪在涌动。
璇玄见着这一幕,朗声说道:“素伊,你放心,我璇玄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什么伤害,甚至……”他舔舔嘴唇,“我还可以让你继续做皇后,我的皇后。”
素伊没有搭理璇玄,她看着帝王执着的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璇武,你认为你这样做,我就真的能坦荡地活下去吗?我只是一个人,而你手里的,是一个国家啊。”
接着,她突然提高了声音,那声音悠悠扬扬,像是有什么增幅似的,竟然传到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耳朵里:“真凌,你身为天界仙灵,应当十分明白,按《昊天律》,三界内任何妖族不得插手凡人争斗,违者剔除元丹,废除修为,打入炼狱。”
素伊离开璇武的怀抱,站了起来,面目平静,眼神深邃,华服在脚下铺开,犹如盛开的莲。
璇玄突然发现身边的真凌仙人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
“不可能,不可能……”真凌一边向后退着,一边说:“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不可能!”他看着素伊,声音第一次出现了慌乱:“你、你到底是谁?”
“我吗?”素伊微微一笑,“我叫安素伊,大瑾国瑞宁皇后,也是璇武的妻子。”
“杀了你,只要杀了你……”真凌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杀了你我的事就不会泄露出去了……”他的身体忽然一跃而起,周身上下激发出一股彻骨的寒气,半空之中变得雾霭蒙蒙,一把把冰剑接连出现在众人的头顶上。
“我要杀了你!”癫狂地大喊一声,真凌一挥手,所有的冰剑掉转过一个方向,朝着素伊飞速地射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素伊却转过了身。
她看着璇武,露出一个温情的微笑。
“璇武,”她说,“答应我,你要好好的。”
她伸出手,轻抚上璇武的眼睛。
璇武只觉得自己似乎是掉进了一个迷蒙的梦境里,在那里,素伊对着他微笑,接着黑暗便如潮水般涌来。
他晕了过去。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