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郁秀2015年再版作品。《太阳鸟》是郁秀继《花季?雨季》之后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曾于2000年出版。  一位中国留学生的留学故事和在异国他乡的爱情故事。郁秀走过花季雨季后,将视野转向国外,与太阳鸟一起飞翔,体验中国留学生的校园生活。

作者简介

  郁秀,祖籍上海,16岁创作的长篇小说《花季·雨季》风靡全国,青春文学标志性作品,一代人集体的青春记忆,多年常居畅销书榜首。美国《时代周刊》称她是“中国青春文学的开创者”。《花季·雨季》分别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等多个奖项,并被改编为同名电影、电视剧、广播剧、连环画等。2000年出版长篇小说《太阳鸟》,2004年出版长篇小说《美国旅店》,2006年出版长篇小说《不会游泳的鱼》,2015年出版长篇小说《少女玫瑰》。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1三个表姐妹
2从小是个乖孩子
3“寄托”的一代
4与父亲成了校友
5小资产阶级情调

第二章
1全是我们的人
2小小联合国
3实验室里的中国人
4天天午餐会
5ABC学生Tim

第三章
1认识才女杨一
2逗你们玩的
3盐为百味之将
4留下还是回国
5第一次见到他
6室友都知道了

第四章
1世界大同指日可待
2团结在你的领导下
3谈婚论嫁好不热闹
4你得去看心理医生

第五章
1房东一家亲
2来美国收牙齿
3三个美国教授
4中美教育差异

第六章
1这不就是大淼吗
2一事能狂便少年
3我应该读书了
4姐弟相聚美国
5失业的日子里

第七章
1真想上美国中学
2上帝开了个玩笑
3相爱容易相处难
4第一与第二的区别

第八章
1和我交往好吗
2如此金枝玉叶
3拜金主义者

第九章
1秋天的诉说
2第一次分手
3我是为了母亲

第十章
1那张永远的笑脸
2断肠人在天涯
3有家属自远方来
4待小僧伸伸脚
5越读博士越不是

第十一章
1恋爱的季节
2爱情有点悲壮
3她有哥哥吗
4像只委屈的小猫

第十二章
1最后一个傻瓜
2贫贱夫妻百事哀
3默背《百忍歌》
4爱情全面撤退

第十三章
1坚守在实验室
2到底是谁的错
3突然她很想家

第十四章
1容易受伤的男人
2什么感觉也没有
3沉重的午餐
4不想再看见他

第十五章
1哪点让他不满意
2你根本就不知道
3不见不散老地方
4世界上最大的爱

第十六章
1容易得也容易失
2我俩的磁场不合
3爱情产生于瞬间
4胃的上面才是心

第十七章
1为何要到这田地
2四年后我来娶你
3美丽宁静的中部
4爱就爱他一辈子

第十八章
1挑货的人才买货
2你打击不了我
3方顶帽与三部曲
4为了发展而回国
5不知深浅勿下水

第十九章
1我一直在等你
2厉害的回马枪
3我希望是你

第二十章
1这就是幸福
2真是百感交集
3总是失之交臂
4晴天一个霹雳
5你是我的未来
尾声
后记

精彩书摘

  《太阳鸟/“花季雨季系列”丛书》:
  每学期初收到学生名单,看见学生的姓氏以“Chen”(陈)“Liu”(刘)开头,“李”的拼法,不管是“Lee”还是“Li”,他都有一种骨肉至亲的感觉,常想这里面说不定哪一天就出个人物,只是时间问题。
  下了课,天舒去实验室,在走廊上看见陈教授,天舒用英文向他问好,他笑着说了句“你好”,是中文。
  校园里,一些华人教授不敢和华裔学生多说话,尤其不敢说中文。陈教授不管,说这是我的母语。
  陈教授八十年代中期来美留学。有人说,八十年代中期的中国留学生是真正优秀的一批。太太一年后带着一岁半的儿子来美陪读。他们这一代人,插完土队,再插洋队,没有怨天尤人,只有勤劳刻苦,天舒觉得他们太热爱生活了。
  到了实验室,见到了更多的中国人,唐敏、小马和访问学者邝老师。老板Johnson教授这些年用了不少中国人。Johnson教授曾经说过,哪个国家能做到教育这一代中国人,哪一个国家就能由于这方面所付出的努力而在精神文明和商业的影响上取回最大的收获。
  天舒说:“这么多中国人啊,从先生到学生。再这样发展下去,这里早晚要被我们占领了。”小马笑了:“数学系、物理系、化学系,中国学生总是这么多的。好拿奖学金,中国学生自然也就多了。电子系的不仅中国人多,印度人也多。”唐敏说:“我看有些课都可以改用中文上了。有一次上课,两个中国人在讲话,Professor急了叫NoChinese(不要讲中文),他们也知道中国学生多。”甚至连做卫生的老伯都是中国人。那天在走廊上,老伯见天舒与唐敏讲中文,笑眯眯地用英语问:“中国学生?”天舒点点头,用中文回答:“对,我们是从大陆来的。”老伯很抱歉地笑笑,还是用英语说:“我也是中国人,可我不会说国语,我是从香港来的,只会说广东话。”天舒更是点头了:“我会讲广东话,我是广州人。”老伯眉开眼笑,用白话讲起他自己。他姓黄,广东中山人,十岁随家人去了香港,三十岁移民来了美国,在美国三十年了。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在麻省理工读电脑博士,一个在哈佛读法学博士,他们都很厉害。”讲起两个儿子,老伯神采飞扬,言下之意很清楚:别看我是个清洁工,可我有两个博士儿子。一派中国父母以子为荣的喜悦。
  天舒太理解这种情结了,连忙点头附和,让老人高兴:“哇,了不起,了不起。”“他们这个学期毕业,等他们毕业了,我也就轻松了,我就要回家了。”黄老伯看了天舒一眼,补充道,“我要回去看看。”天舒问:“是回香港还是回广东?”“现在不是回归了吗?”老伯随口的一句话让天舒好生惭愧:“是啊,是啊。”“香港一定也是要看看的,我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但主要是回家,回老家,回广东中山,我十岁离家,五十年了,都没回去过。我这一生是一定要回去看看的。一直想回去,可一直没有机会,在美国这些年不容易,现在总算是挨出来了。我快要回去了。”老伯越说越动情,两眼发红。天舒对这一辈的海外华侨在经历上很难想象,但在情感上是完全可以沟通的。
  “我哥哥已经回去了,他来信说早上与一帮老人家喝早茶,中午睡个觉,醒来下下棋,过得像神仙似的。唉,中国人就是这样,我早已经是美国公民了,还是想回家,就是烧成灰,还是中国人。”天舒在美国时间久了,发现许多中国人即使入了美国籍,在情感上也从未有“美国人’的心态。越老越想家。
  临别,天舒一直想着老伯“我快要回去了”的那句话,回头看看他携带着清洁工具的矮小身影,顿时感慨良多:乡音无改鬓毛衰,少小离家,只可惜老大了还未回……天舒想家了。她打了个电话回家:“爸,我们开学了。”父亲问:“情况怎么样了?”父亲这么一问,天舒想起小时候看的一部影片,记不得什么片名了,说的是游击队的故事。一个目光炯炯的人跑进门,拿起桌上的大碗水就饮,另一个浓眉大眼的人问:“情况怎么样?”那个目光炯炯的人用袖子抹了一下嘴:“放心吧!全是我们的人。”天舒身临其境,对父亲说:“全是我们的人。”这也就是她初初进校的感觉,听得父亲一头雾水。
  父亲问:“图书馆前的那几棵大树还是那么茂盛吗?我以前常在那树下看书,舒服极了。”树还是那么茂盛,却换了一批坐在下面的读书人。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