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心理学爱好者、心理学专业学生、心理咨询师、中小学教师、高校辅导员、父母、创伤经历者及其亲友、大众
  

资深心理咨询师二十年从业精华,科学实用的创伤后成长自助指南。

援引丰富的心理咨询案例,展现经历创伤后心理变化的不同阶段。

献给所有不愿被伤痛击垮的人,在创伤到来的时候,做出漂亮的应对。

心理咨询师、高校辅导员、父母必读。

湛庐文化出品。


  

内容简介

  

疾病、离婚、失恋、暴力伤害、交通事故、自然灾害,人们总把这类经历看作困扰一生的伤疤,因而成为创伤后压力的俘虏,痛苦不堪。心理学家史蒂芬·约瑟夫基于先贤、神经生物学家和积极心理学家的智慧,结合大量丰富的心理咨询案例,经过数十年研究,对“创伤即诅咒”提出反驳:对于很多人来说,压力或创伤经历也可以成为“积极转变的催化剂和发动机”。

书中讲述了许许多多背负巨大痛苦但仍然坚强的普通人的故事,指出创伤后成长的五个阶段和三大关键。作者采用科学有效的THRIVE心理复原模型,细致讲解人们如何通过六个步骤在创伤后实现自我成长,过上更幸福、更有意义的生活。献给所有不愿被伤痛击垮的人,在创伤到来的时候,做出漂亮的应对。
  
  


  

作者简介

(英)史蒂芬·约瑟夫

l英国诺丁汉大学心理学教授,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小组负责人。研究领域包括人类对于创伤事件的反应,创伤后压力与成长,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积极心理学等。

l英国心理学会注册高级心理治疗师,英国健康和职业关怀委员会注册健康咨询心理学家。

l在伦敦精神病学研究所获得博士学位,专注于研究灾难幸存者,以及他们如何重新适应社会的课题。

l定期为《赫芬顿邮报》《今日心理学》撰写专栏文章。

精彩书评

  

一颗高尔夫球般大小的脑瘤,赋予我的生命新的意义,让我感受到爱和感激,也让我变得更平和、更健康、更快乐,宛如涅槃重生的礼物。所以,请你在面对意料之外、避之不及、前途未卜之事时,不妨也把它当作一件美好的礼物。

——丝黛西·克莱默(StaceyKramer)

TED演讲人

我们生活在一个痛苦肆虐的世界,史蒂芬·约瑟夫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创伤不会毁灭一切。

——特里·韦特(TerryWaite)

大英帝国司令勋章获得者


  

你可曾想过,为什么大多数人在经历压力、创伤,甚至灾难之后都能重新振作?《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将大量的现实案例与前沿的心理学研究紧密结合在一起,介绍了一门新的科学——创伤后成长心理学。其实,人人都有能力战胜逆境,从创伤中复原。如果你也受到压力、创伤的困扰,《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绝对是一本价值不可估量的复原和成长指南。
  ——伊莱恩·福克斯(ElaineFox)

英国埃塞克斯大学心理学教授


  

史蒂芬·约瑟夫在《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中阐述了创伤和压力对人的积极影响,揭示了人类高贵的品质之一——在面对几乎难以忍受的痛苦时,仍然有能力追寻意义、实现成长。《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是心理治疗师的必读书,同时它也毫不晦涩,生动易读,所有对人类心理问题感兴趣的读者都不应该错过。

——理查德·本托尔(RichardBentall)

英国利物浦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

这是一本写给心灵遭受过重创的人的书,汇聚了作者的真知灼见,以及创伤后成长这一心理学前沿的新知识。史蒂芬·约瑟夫是心理创伤、复原力和成长的世界级专家。他在书中讲述了许多引人入胜的故事,给我们提供了切实可用的信息。这同样是一本充满智慧的书——它不但能帮助那些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的人,也能帮助那些爱他们、珍惜他们的人。它展现了心理学极好的一面:诚恳、希望、有益,基于严谨的科学研究。阅读《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也让身为心理学家的我对自己的事业深感自豪。

——罗伯特·威克斯(RobertJ.Wicks)

美国马里兰罗耀拉大学教授,

《弹跳:弹性人生》(Bounce:LivingtheResilientLife)作者

史蒂芬·约瑟夫是世界上多产、影响深远的心理创伤学者之一。他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超过二十年的临床经验,给我们带来了《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这本关于逆境成长的杰作。《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文笔精纯、引人入胜,带我们认识了许许多多背负巨大痛苦但仍然坚持不屈的人,了解他们如何践行尼采的格言:“那无法杀死我们的,让我们更加坚强。”约瑟夫以同样的热情讲述了普通人的故事,他们是个人危机或全球灾难的幸存者,并因此实现了个人的成长。很少有书能像它一样,既能吸引普通读者,让他们从中得到帮助,也能吸引学者和精神医师,让他们同样获益匪浅。

——约翰·哈维(JohnHarvey)

美国爱荷华大学心理学退休教授

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文笔优美,借助新锐的科学研究,揭示了人类高贵的品质之一:在面对几乎难以忍受的痛苦时,仍然有能力追寻意义、实现成长。

——米克·库珀(MickCooper)

英国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咨询心理学教授

海啸、人身侵犯和濒死体验:人们总把这类经历看作困扰受害者“一生”的伤疤,让他们成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俘虏。但经过二十年的研究,积极心理学家史蒂芬·约瑟夫对此提出反驳:对于很多人来说,创伤经历也可以成为“自我转变的引擎”。他以案例研究为证,阐述了创伤的情感代价、背后的生物学机制、心理复原力的真相,以及一系列实际可用的疗法,全面而通俗地介绍了生存的心理学。

——《自然》杂志

一如书名,那无法杀死我们的——正像史蒂芬·约瑟夫教授在《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中精彩阐释的那样,也正如我每天切身体会到的那样,确实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吉尔·希克斯博士(Dr.GillHicks)

英国员佐勋章获得者,2005年7月7日伦敦地铁爆炸案幸存者


  

目录

中文版序

前言每个人都能成为超级英雄

第一部分直面创伤

01从苦难中寻找意义:创伤的积极面

幸存者的积极改变

悲剧乐观主义

关注创伤的积极面

02苦痛之殇:创伤的消极面

创伤的成因

炮弹休克

从创伤到创伤后应激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界线

03负荷过重的大脑:创伤的生理机制

大脑的侵入性反应

大脑的恐惧警报系统

条件反射与削弱疗法

第二部分重建内心世界

04越受创,越强大:创伤后的积极转变

创伤后成长的三大变化

压力促发积极改变

创伤后成长的连锁反应

05重新绘制心灵地图:碎花瓶理论

抚平心理创伤的5个阶段

创伤摧毁假设世界

重建假设世界

碎花瓶理论

认知同化

06真正的治愈来自自己的给予:创伤后成长之路

回避性应对策略

趋近性应对策略

创伤后成长皆在自身

第三部分疗愈

07挺住,意味着一切:抚平创伤的心理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

创伤后心理幸福感变化问卷

15分钟情感日记:表达性写作

08新生:心理复原的THRIVE模型

与创伤后心理压力有关的常见问题

创伤后成长的三大关键

自助指南:THRIVE模型

步骤指导1:自我评估

步骤指导2:孕育希望

步骤指导3:讲述新的故事

步骤指导4:发现变化

步骤指导5:评估变化

步骤指导6:以实际行动表明成长

结语:那些受过的伤让我们勇往直前

致谢

译者后记

精彩书摘

抚平心理创伤的5个阶段

我们要将注意力从神经生物学转移到人类行为研究上来,就不能不提到马蒂·霍洛维茨教授(MardiHorowitz)。他是创伤研究领域的世界级顶尖专家,他把人类抚平心理创伤的过程划分为下列5个阶段:

●痛哭(outcry)

●麻木和抗拒(numbnessanddenial)

●入侵式回忆(intrusivere-experiencing)

●理解创伤(workingthrough)

●抚平创伤(completion)

然而这5个阶段不是固定不变的,并非所有人都会照此顺序走完自己的心路历程。有人可能会跳过其中几步,或者代之以其他途径。霍洛维茨教授的理论最为人称道之处在于,他为我们了解创伤康复背后的心理过程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分析方法。

很多人在经历创伤之后,都会立即进入霍洛维茨所谓的“痛哭”阶段。处于这一阶段的人常会惊惶不安。我曾经接待过一位女士琳恩,她当时刚好处于这样的心理状态。

有一天,她在结束漫长的工作之后终于能回家了,却赶上糟糕的交通。最终走进家门时,她已经筋疲力竭。她把挎包扔在门口,径直走向冰箱,给自己倒上一杯酒。这时她才发现丈夫还没有回家,家里出奇地冷清。她打开取暖设备,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她走进厨房,发现桌上有张字条,是丈夫留给她的。他说,他曾经是那么爱她,但他不能再继续维持这段婚姻了,他爱上了别人。他在当天早些时候已经搬走了。

琳恩至今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受:她觉得脚下的地板忽然张开大口,她的心脏开始狂跳,她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心脏病发作了!——这让她吓坏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琳恩一直像母亲腹中的胎儿一样蜷缩在床上,有时流泪痛哭,有时大声尖叫。她不能相信自己和迈克尔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我甚至都无法站起来。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在那几天里,我一直昏昏沉沉的。我无法相信这一切。有时候,我会长久地坐在那里,眼光呆滞,盯着一片虚空;有时候,我会忽然想起,他离开我了。”

“痛哭”阶段过去之后,与创伤有关的想法、影像和记忆,会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它们是如此令人沮丧,以致大脑会自动开启防御机制,将它们挡在意识之外。于是我们就来到了第二个阶段:“麻木和抗拒”。

麻木和抗拒,是重要的自我保护机制。有人在回忆创伤事件的时候,就好像一个自己在演舞台剧,而另一个自己从远处冷眼旁观;又或者如同做梦一般。上述反应都是我们在面对巨大心理压力时的自我保护方式。自我保护还表现为感情麻木。正如一位女士所说的:“我感到自己心如铁石。我把自己的内心完全封闭起来……在周围筑起一道耶利哥之墙(wallsofJericho)。对我来说,这是应对创伤的唯一方式。”

有时候创伤事件给人带来的打击实在太大,以至于早在痛哭阶段之前,有人可能就已经开始抗拒事实。在《我还活着》(IAmAlive)一书中,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基蒂·哈特(KittyHart)这样描述自己刚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时表现出的抗拒:

我耳目所及的,只有尖叫、死亡和喷着浓烟的焚尸炉。黑沉的煤渣和焚尸的气味充满空气……这就像是一场可怕的噩梦。过了好几个星期以后,我才能真正相信这发生的一切。

但是,抗拒和麻木(更常见的说法是“回避”)并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就算我们能暂时将记忆封闭,不让它流入认知,但我们的记忆实在太过强大,它总有一刻会突破封锁。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压制记忆,不去积极处理,总有一天它会把我们的意志击溃。研究显示,如果我们刻意压制负面感觉,反而可能会提升它出现的频率——这就是所谓的“回跳效应”(reboundeffect),也就是霍洛维茨所说的第三阶段:“入侵式回忆”。

研究者把回跳效应比作一个不受欢迎的室友。假设某栋公寓楼里住着一群租客,他们集体同意将其中一个房客赶出去。有一天,他们趁这个不受欢迎的家伙出门的时候换了外面大门的门锁。他回来后发现进不去了,于是用力敲门。门里的人则装作没听见。他怕自己的动静不够大,就越发用力,但这样也没用。最后他敲累了,坐在门前台阶上睡着了。其他房客听见外面安静下来,都认为他已经走掉了。但是过了不久,敲门声又重新响起,而且比以前更大了。不久后门外又归于沉寂。其他房客心想:这下可好了,讨厌的家伙终于走掉了!但是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那个不受欢迎的房客突然打破窗户冲了进来!回忆是痛苦的,但如果我们不想让回跳发生,就必须勇敢直面。

人们常会在抗拒和入侵式回忆这两个阶段之间来回摇摆。大多数人都能鼓起勇气,尝试把与创伤有关的信息存入长期记忆,但是这个过程实在太过痛苦,一次只能完成一小步。想起一点,就忘记一点——这就是所谓的“理解创伤”。

“理解创伤”阶段开始之后,人们似乎把自己的感觉隔离起来。他们就好像化身成为旁观者,从远处遥望自己经历过的创伤事件,或者仿佛身在梦中——也许大脑是在通过这种方式调节创伤压力,不致一时之间给人造成太大冲击。我们不断努力理解创伤的同时,先前的抗拒心理和入侵式回忆逐渐褪去。

于是我们就来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抚平创伤”。储存在短期记忆中的创伤回忆,在此阶段终于被转存为长期记忆。

大多数人都能成功度过回避和入侵式回忆阶段,但有人在最开始的痛哭阶段就卡住了,也有人卡在了回避或入侵式回忆阶段,或是在二者之间来回摇摆。

人们难免会为此感到烦恼和恐惧,如果他们不明白自己出了什么状况,困境只会更加严重,人们可能会觉得自己要发疯了。霍洛维茨教授的理论帮助我们认识到,创伤后心理压力其实是一种正常而自然的认知过程,人需要以积极主动的态度去理解创伤、整合记忆。

前言/序言

每个人都能成为超级英雄


出生、成长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我,小时候很喜欢看美国漫画:超胆侠、蝙蝠侠、神奇四侠……美漫中描绘的超级英雄无不深深吸引着我,尽管我住在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平日很难看到美漫。要说起我最喜爱的超级英雄,那一定是蜘蛛侠彼得·帕克了!


他在被一只受到辐射感染的蜘蛛咬伤之后,身体发生巨变,获得了奇怪的超能力。但直到他的叔叔死于罪犯之手,彼得·帕克才接受了命运的召唤,用超能力来打击犯罪。彼得·帕克的蜘蛛侠生涯过得并不轻松。《号角日报》(DailyBugle)的主编詹姆斯一心想给他定罪并搞成个新闻头条,而彼得和玛丽·珍的恋情也因为他的秘密身份而备受考验。


当时我还是个小男孩,生活在政治动乱频仍的贝尔法斯特。我在美漫里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不只有摩天大楼和浪漫爱情,还有一群怀有改变现实的信念并有勇气挺身而出的英雄人物。我喜欢美漫传达的观念:灾难事件会让人超越自我、成为超级英雄。现实生活要是也能像这样就好了!


随着年岁渐长,我逐渐认识到,现实生活恰恰便是如此。超级英雄的故事,其实正隐喻了我们在现实中遇到的种种挑战。发生在蜘蛛侠和其他漫画角色身上的悲剧,都不是他们自己的过错,但却突然而至,迫使他们走进惊险刺激而又危机重重的崭新人生。超级英雄都曾遭遇创伤性事件,从此改变一生。他们本可能崩溃于悲剧的摧毁力,却被唤起了内在的力量和智慧。他们的生活从此永远改变,是创伤让他们重新定位自己,重新定义生活。


我从他们的故事里看到了现实生活的投影,我们普通人也可以像超级英雄一样,走出灾祸的阴霾,过上精彩、积极的生活。普通人的故事,因为真实而更加振奋人心。


无可回避的创伤


莱昂·格林曼(LeonGreenman)就是这样一位真实人物。格林曼1910年生于伦敦东区一个荷兰裔犹太人家庭,曾接受拳击训练,做过理发师,后来成为一名成功的古董书商人。1938年,欧洲局势逐渐紧张,当时他与荷兰裔妻子伊斯特住在鹿特丹。他本已准备返回伦敦,但听到广播里英国首相张伯伦说“现在正是和平年代”,认为没必要急着回国,所以就留在了荷兰。


然而战争在次年突然爆发。1940年,德军入侵荷兰。格林曼把护照和全部积蓄委托给一位朋友保管。后来他听说德军为交换俘虏,同意将英国公民送返家园,便让朋友把护照还给他。但等待格林曼的却是噩耗,朋友害怕自己因为帮助犹太人而遭到报复,早已把护照烧毁。


格林曼一家因此无法逃离纳粹的魔爪。1942年,他和妻子以及年仅两岁的儿子巴尼被送入韦斯特博克集中营(Westerbork),随后被转送到比尔科瑙(Birkenau)—也就是人尽皆知的“死亡集中营”奥斯维辛(Auschwitz)。甫一抵达,格林曼就被迫和妻小分离,妻子把孩子举起来让他最后再看一眼,再吻一次。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妻儿。格林曼是一个身体健壮的年轻人,安然做着理发师,如今胳膊烙上了囚犯编号98288,被送到集中营劳动。


1945年4月11日,格林曼在经过60英里的死亡行军之后,来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Buchenwald)。一觉醒来,他发现纳粹看守都不见了——该集中营已经被巴顿将军的第三集团军解放了。他在战地医院又躺了两天才能走动,重新回到集中营。格林曼来到焚尸炉前,不知道有多少生命寂灭于此,骨殖和灰烬一堆一堆,历历在目。他收起几块遗骨,留作回忆和凭吊;它们也是纳粹的罪证。


格林曼没有像其他数百万不幸的同胞一样死于毒气室。他回到伦敦,成为一名商人,又以莱昂·毛雷(LeonMaure)为艺名做了职业歌手。当时人们不愿听集中营的悲惨故事,他也没打算对人言说。但是在1962年,一切都改变了。他亲眼目睹白人优越主义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Front)公然集会,声称大屠杀从未发生。他意识到,如果自己再不有所行动,悲剧可能会再次上演。


在随后的46年里,格林曼倾尽全力,用整个后半生向世人讲述当年发生的真实历史。他不断收到骚扰信件和死亡威胁不得不在窗户外加装护栏,以挡住反对者扔来的砖头。尽管如此,他仍然不辍发声,引导人们前往奥斯维辛参观,发表反法西斯的演说。很多学童都是听他讲述,才了解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那段恐怖的历史。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新使命:“我现在的目标和责任,是告诉人们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1998年,英国女王授予他大英帝国勋章,以表彰他为反法西斯事业做出的贡献。之后他继续履行自己的使命,直到2008年以97岁高龄辞世。


莱昂·格林曼的故事正说明了《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的主旨:创伤如何改变个人的生活。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会被创伤完全粉碎,然后重新建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创伤能带领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通过灾难促成改变,这与人们的常识截然相悖。我们往往认为,创伤只会给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心理学研究证明,生活危机通常会令人抑郁、焦虑,让人产生创伤后压力。心理医师也发现,诸如严重疾病、事故、受伤、丧亲和分手之类的打击,都可能会威胁到人的精神健康。


那么,要怎样解释这样的情况:有人在遭遇危及生命的重病或可怕的天灾人祸之后,会说那不幸的事件正是他们生命的转折点?他们的故事似乎印证了尼采的格言:“杀不死我们的,让我们更坚强。”不过,这是否只是极少数幸运者的说辞?心理创伤是不是真的能给所有经历者带来新的希望?答案或许令你惊诧——的确如此!


逆境如同牡蛎体内变成珍珠的砂砾,能帮助人们更诚实地面对自己、接受挑战,并以更广阔的视角看待人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Armstrong)吧。他在经历了睾丸癌的折磨之后,赢得了环法自行车赛的冠军。他不只赢得了一次冠军,而且连续赢得七次。在自传里,他这样描述癌症对他生活的影响:


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一个是患癌症之前的,一个是患癌症之后的。总有人问我,癌症怎样改变了我?其实真正的问题是,癌症怎么可能不改变我?我在1996年10月2日走出家门;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事实上,癌症可以说是发生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得病,但是癌症确实给我带来了有益的影响,我不希望它从没发生。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它完全改变了我,我怎么可能希望它从未发生?一天也不会。


真实故事无疑会触动我们的心灵,给我们带来希望,但是它们并不能告诉我们,由创伤悲剧到积极影响的转变,究竟是如何发生的。近年来,心理学家已开始关注逆境的益处。他们发现,创伤给人生带来转变,绝不是个别现象;在世界不同民族、不同背景的人身上,都有可能发生。那么,我们当真了解人类该如何应对逆境吗?《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将梳理心理学界最新的研究成果,我们对于创伤的看法可能也会随之改变。


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创伤后成长心理学》的宗旨,并不是劝读者乐见自己或他人发生创伤、灾祸和不幸。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们必须了解,逆境或创伤,是生命中无可回避的东西。我们肯定都曾遭逢困境,已经发生之事既已不可挽回,唯一能够选择的是如何面对。让我们来看看哈罗德·库什纳(HaroldKushner)的故事吧!他的儿子死于一种罕见的老化症。他在《当好人遇上坏事》(WhenBadThingsHappentoGoodPeople)一书中写道:


若非经历亚伦的生与死,我绝不可能变成一个更体恤别人的人、更有同情心的传道者。但如果可以让儿子起死回生,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这一切。如果我能够选择,我愿意放弃这一路走来获得的所有精神成长和思想深度,做回15年前懵懂的自己,一个普通的拉比,对一些人有所帮助,对另一些人爱莫能助。我会是一个聪明、快乐的男孩的父亲。但是,我无可选择。


很多人受到逆境冲击,才开始重新审视自身,重新确定生命中重要之事。创伤可以给人当头棒喝,把人引向更有意义的新生活。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