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扶摇》《凰权》(电视剧《天盛长歌》原著小说)作者天下归元经典的口碑作品!

《扶摇》由杨幂、阮经天主演,已在浙江卫视周播剧场播出。

《凰权》(《天盛长歌》)由陈坤、倪妮主演,正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热播!

★宫廷血案,爱恨迷雾,轮回之劫,倾心之恋。

该小说将现代悬疑破案元素代入古代争霸大背景中,抽丝剥茧,层层深入,在追寻真相的过程中掺杂爱情、争霸、破案、官场、战争、权谋等众多元素,大气磅礴,步步惊心!

★内外双封,装帧升级!内文细腻光滑,触感极jia,更有知名画师符殊倾情绘制《帝凰》经典场景“断桥后一地月华”,随书附赠精美“新雪”书签。

★《帝凰》影视由《扶摇》出品方柠萌影业倾力打造中!

内容简介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掩于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招,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作者简介

天下归元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第七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潇湘书院金牌作者,深受读者喜爱。

她独有的大气、厚重的风格迥异于一般的言情小说,因笔力雄浑,文字幽默,行文编排绝妙,情节波澜壮阔而自成一派,是当代极富霸气与才情的女作家之一。于流光绮丽文字中看见阔大沉雄新天地,以中文之温存博大,于惊风密雨、众生色相、十丈软红、诸般妄念和魔障中,和有缘的人们相遇。

其经典代表作《扶摇皇后》被中国作协首次网文研讨会选为五部作品之一,改编电视剧《扶摇》由杨幂主演,而另一经典作品《凰权》所改编电视剧《天盛长歌》则由陈坤、倪妮主演。

已出版作品:《凰权》《帝凰》《扶摇皇后》《燕倾天下》《女帝本色》等。

精彩书评

前后花了一个星期读完了《帝凰》,到了最后,依旧不敢相信结局是这样。

谁都参与了谋杀,但是,每个人都有参与的理由。就像桂圆在自序里说的,“我们认为自己不会做的事,不代表别人不会做”。我们心心念念寻找的真相,最后反而会伤害到自己。那么,即使我们知道了真相,便会放弃寻找吗?不会,一定不会,人之本能总会去寻求生命中的任何一个角落,最后结果如何却是我们无法预料的。

——豆瓣读者

作者的文笔几乎是毫无瑕疵,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她并不是写小说,而是写散文,甚至,是在写诗赋。

骈散相间,据说里面的对联诗词都是她自己写的,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及后到第二卷用的文字却没有第一卷华丽雕琢了,许是因为金戈铁马的沙场战争,载不起太华丽的文字,倒是多了几分平实之感。

这倒更好,人物倒是更有血有肉了。

——豆瓣读者

目录

卷一涅槃卷

第九十二章 情动/002

第九十三章 挟持/010

第九十四章 兽子/017

第九十五章 约盟/024

第九十六章 问佛/032

第九十七章 龙杀/040

第九十八章 走光/048

第九十九章 情错/058

第一百章 揭秘/069

第一百零一章 阴火/078

第一百零二章 叩阍/088

第一百零三章 反击/093

第一百零四章 下狱/103

第一百零五章 牛诗/113

第一百零六章 半面/122

第一百零七章 幽禁/131

卷二·六国卷

第一章 六国/144

第二章 干架/153

第三章 强吻/160

第四章 试探/169

第五章 纵情/177

第六章 灭门/184

第七章 追杀/195

第八章 破阵/205

第九章 解救/214

第十章 生辰/221

第十一章 问情/230

第十二章 黄书/238

第十三章 酒楼/245

第十四章 刀锋/252

第十五章 厉杀/261

第十六章 轻吻/269

第十七章 剖心/279

第十八章 围困/286

第十九章 设陷/295

第二十章 决斗/305

精彩书摘

当夜有雪。

  乾元三年冬的第一场雪。

  阴了很久的天,终于在暮色沉降的那一刻飘落雪花,先是星星点点的碎雪,随即渐渐大如梅花,随风呼啸卷落,如舞袖翻飞,如蝴蝶穿帘,一朵朵珠蕊琼花,妆饰玉宇楼台,天地间因那纯白之色,越发空旷而寥落。

  秦长歌披了一袭哆罗尼镶灰鼠皮大氅,袖子里笼了黄铜手炉,悄然出了金瓯宫门。

  她听说龙章宫入夜从不许人出入,起了心思要去看看,又想起上林庵萧玦奇异的梦游,不知道他在宫中,是不是也有这毛病?

  一路前行,金瓯宫离龙章宫不算远,中间需要经过德妃曾经居住过的璟福宫和凤仪宫,这两宫如今都空置,一路而去都是黑沉沉的宫阙,阗无人声,半丝也寻不着皇室富贵煊赫之气,暗黄的宫墙下生着暗红的苔藓,行走在飞旋大雪中的人,身姿孤清而寂寞。

  经过凤仪宫时,秦长歌想起这里曾有过的那一片繁华和繁华之后的废墟,微微有些感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然而这一眼方才发觉,凤仪宫的宫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轻轻地“咦”了一声,秦长歌知道凤仪宫自落成之日,便被萧玦命人锁上宫门,如今这个天气,这个时辰,却是谁开了这久封的宫门?

  好奇心起,秦长歌闪身而入,院内黑沉沉无灯无火,稍等了一会儿,才看清这据说宫中几乎无人亲眼见过的皇后宫室。

  一眼扫过,秦长歌怔在了宫门口。

  没有奇花异草,没有玉阶金宫,没有任何富丽炫目的装饰。

  只是拱桥流水,轩敞亭台,一色黑、白两色,白石为身,黑瓦为顶,廊台扶杆雕着青色的浮雕,都是飞翔的双翅宽展的奇形大鸟,线条简练霸气,姿态傲然。

  地上铺着青、白、黑三色的卵石,九宫图案,繁复神秘,院子里只种了一色白梅,褐色枝干遒劲伸展,枝条上点缀点点梅花幽然吐芳,所有房屋都开着连幅的长窗,不雕花不错金,古朴的黑色,隐隐泛着莹光,廊下垂着八卦长明灯,灯焰居然也是青色的。

  这里,古朴、素净、肃穆,带着隐隐的超脱和俯瞰之气,不似天下第一强国的皇后寝宫,倒像某个具有神秘势力的世外高人的避世之所。

  事实上,也是。

  很多很多年前,长空之下,烟霞之上,碧落神山,那个世人仰慕崇敬,却永不得其门而入的天机之门,那个以应天命、拯众生为己任的神秘奇门——千绝门。

  就是这般布置。

  很多很多年前,肩负师门使命的女弟子走出千绝门,知道按照门规,自己此生除非打上山门,否则永无回归之日,曾在跨出那个高达两尺的门槛之前,留恋地回望了最后一眼。

  也曾在戎马奔波之中,昏黄落日之下,和身边的男子,带着淡淡的眷念,说起门里的布局装饰。

  也只是说说而已。

  不曾想,有心人记住了她的随意之言,不曾想再隔一世,沧海桑田之后,居然能够在这个绝不可能的地方重现师门景象。

  这一刻秦长歌心潮起伏,默然伫立。

  那些早已以为忘记的往事,蜂拥而来,换得她长立深雪,不知天色森凉。

  良久,直到雪停,雪积,即将盖过她双脚,她才缓缓抬脚,跨过高达两尺的黑色门槛。

  一路前行,追缀岁月,脚步无声。

  而原木桐油清漆的幽深长廊,在脚下发出空洞而又悠远的回响,八卦灯火荧荧闪烁,一切恍如少年。

  秦长歌突然停住脚步。

  第二进院落里,有个不属于记忆中师门内苑的东西,跃入她眼帘。

  一方深碧如翡翠的池水,在月色与雪色交相辉映里,静谧而安然地沉睡着,一座青黑色的断桥,斜斜伸展于水上,却在将至对岸时,突然断裂。

  那一道连绵延伸的直线,在某个伸手可及的地方戛然而止,以一种沉默恒定的姿态,诉说人生里诸多不可挽回的无奈与苍凉。

  断桥之侧,一株梅树之下,有一个修长的身影,黑底金龙锦袍在雪光下颇为显眼,他微微倾身,正取了一柄木铲,挖开积雪,将一个小巧的圆坛埋入。

  他身前,横七竖八好几个一模一样的小圆坛。

  “……喏,这种凝珠香,并不是陈得越久越好,最宜埋于深雪,当年第一场雪时埋下,来年第一场雪时取出,到那时,久蕴雪气,开坛芬芳沁凉,回味无限。”

  “那好办,正巧今日下了新雪,咱们多埋些在那梅树下,明年溶儿周岁时,拿出来喝他个痛快。”

  “……叫宫人去埋,你仔细冻着。”

  “不,朕亲手埋,亲手取,这样明年你可得多喝点,给我点面子。”

  “你又想灌醉我,做什么?”

  “你说呢……”

  椒房香暖,飞雪清酿,相对笑谈亲昵,于碧纱窗下厮缠的人儿,如今何在?

  明年,彼时谁也不知,永无明年。

  一怀离索,生死茫茫,换得如今一个孤身埋酒,一个默然遥望。

  年年雪里埋新酒,却与何人图一醉?

  ……

  秦长歌一声叹息,萧玦霍然回首。

  不同于白日的凌厉端肃,雪光下他金冠微斜,神情疲惫,衣服虽还算整齐,但却单薄,连大裘都没披,鹿皮九龙油靴因久立雪地,已经微微湿了。

  他看着她,却又似乎没看着她,微微下垂的眼睫,光芒黝黯。

  秦长歌第一反应就是:他又梦游了。

  然而萧玦的开口验证了她判断错误:“你……来这里做什么?”

  寒冷的雪夜,语声蒸腾出白色的雾气,雾气里一股沁凉的酒香扑面而来,熟悉的味道。

  眼光瞄过地下那几个坛子,有的已经开了封,秦长歌这才知道,萧玦是醉酒了。

  难怪这副半清醒半糊涂的样子。

  她缓缓走近,而萧玦只是注视着她,半晌又道:“你……你还记得回来?”

  ……

  愕然瞪大眼睛,秦长歌心底一抽,直觉不妙,正要转身离开,冷不防萧玦手一伸,已经攥紧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指冰冷,带着雪的寒意,掌心却灼热如炭,滚烫地烙在秦长歌的肌肤上。

  秦长歌维持着半转身的姿势,僵着身子,听着身后萧玦低低道:

  “我一直等你……从火起等到火灭,从废墟等到宫室建成,从埋下那坛酒,到起出,再埋,再起出……”

  “年年我埋下新酒,等到第二年我一人独饮,你呢?你答应过陪我一起喝,为何说话不算话?”

  “有一年雪迟,下第一场雪时已是早春,那酒有些淡薄……可是没有想要的人陪我喝酒,哪一坛,其实都是淡薄的。”

  “这断桥,你说碧落神山之巅,就有一处,在两峰绝顶之处,平平伸展,将至对岸而未至,青黑枯朽,横亘于那一轮雾气中的月亮之中,你少年时修炼轻功,就是和同门比试,看谁能走得那断桥更远,谁能从断桥最早掠至对岸……你说你总是第一,可是我听着总是抹一把汗,很多次做噩梦,梦见你从那月亮里的一截断桥上,栽落下去……现在这座桥在凤仪宫里,我用最坚实的龙吟木,牢固得刀也砍不断,再不怕你掉下去……”

  “你不会死,你怎么可能会死?你们千绝门弟子,本就是世间最优秀的人群,可是我又不愿承认是你要离开……告诉我,是我哪里不好?那些帝王之术,驭下、制衡、权谋、庙算,我渐渐也明白了,那些女人,那些生事的女人和她们身后的家族,现在都再也生不了事了……长歌,长歌,你为什么还不回来?为什么!”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