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当女人爱时,男人当知畏惧,因为这时她牺牲一切。

  有时候,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在时光的荒野里遇上的,不一定是缘,也许是劫。

  ◆辛夷坞酝酿五年风格力作,具深度的作品。二十多万字的飙泪旅程,感动无数读者。
    ◆辛夷坞暖伤青春系列白金纪念版集结上市,囊括辛夷坞出道以来全部作品,全国番外最全本。
    ◆全新修订授权正版收藏品质

内容简介

  有时候,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
  在时光的荒野里遇上的,不一定是缘,也许是劫。
  对少女方灯来说,她的世界里没有太阳。
  傅镜殊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微弱的光,虽不如太阳明亮,却足够照亮她灰暗的生活。
  虽然她知道,傅镜殊的世界里其实也漆黑一片。
  如果他是镜子,那她就是灯。这样,她就可以照亮他,并且在他的折射里也看见光芒。
  她以为自己可以守住这份仅有的温暖,为此她可以付出一切。然而,命运摆在他们前方的却是一个个始料未及的分岔口……

作者简介

  辛夷坞,当下最受欢迎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独创的"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连续7年成为亿万读者的心头最爱,本本长居销量排行榜冠军位置。
  其中,《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更开创了国内青春电影先河,成为内地被成功搬上大银幕的第一部青春小说。与赵薇的强强联手,也开启了辛夷坞作品的影视新纪元,其所有作品均输出影视版权,且由豪华一线阵容打造,并将作为中国青春文学影视化最成功的典型输出海外。  
  2014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晨昏》、《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蚀心者》、《再青春》共八本辛夷坞代表作白金纪念版全新上市!新作《应许之日》即将推出!

精彩书评

  ★《蚀心者》里,处处都充斥着欲望和人性的贪婪。私以为,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之后,辛大就已经从一个单纯的言情小说作者的范围中跳脱出来了,毕竟在她的笔下,从来就没有描写过小言中高大全的男主形象,更没有小白女主了。
  ——豆瓣网评论

  ★在情感世界里,男人往往是镜子,女人都喜欢让自己成为一盏灯。
  大约是母性天生就有牺牲和奉献的本能。如果面前的男人再孩子气一点、可怜一点、有才华一点,那简直会让单纯的小女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新浪网友

目录

再版总序
序好的写作是一场抵达
第一章瓜荫洲之秘
第二章狐园迷梦
第三章烂泥与花
第四章佛祖脚上血
第五章我赢了吗
第六章豪门弃儿
第七章云烟旧梦
第八章不离不弃
第九章家贼难防
第十章蚀心之约
第十一章洞若明镜
第十二章遍体凉透
第十三章黑暗与光
第十四章你就是我
第十五章你应该走的
第十六章蠢蠢欲动
第十七章请你原谅我
第十八章睁眼闭眼间
第十九章另一张脸
第二十章走狗与毒蛇
第二十一章如果没有你
第二十二章热水投冰块
第二十三章都可以先生
第二十四章两个拥抱
第二十五章最好的味道
第二十六章谎言大冒险
第二十七章复杂的简单
第二十八章我们怎么了
第二十九章请你跟我走
第三十章持灯觅火
第三十一章我爱过你
第三十二章爱极无不舍
第三十三章石头做的心
第三十四章拿什么偿还
第三十五章回首已成灰
尾声

精彩书摘

  方灯醒了过来,她伸了个懒腰,仿佛回到小女孩的时代,醒在一个难得清闲的周末早晨。只不过她身下不是临时搭建的木板床,四柱的黄花梨大床摆在光线昏暗的房间中央,崭新的深红色帘子缝隙里透进一缕晨曦,她赤足下地,脚下是温润的拼花地板,一幅风景习作画搁在靠窗的书桌上,空气里有种年代久远的灰尘和霉变的味道。

  她知道这是哪里了。半昏半醒的时候,他曾对她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原来就是傅家园。他把她安置在自己过去的房间,因为今天是元旦,新年的第一天,他答应过她,要陪她度过每一个新年,即使这一天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方灯走到窗前,轻轻拉开了帘子。原本放在她公寓里的美人蕉被挪到了这个窗口,方灯拨动了一下美人蕉的叶子,浅浅一笑。

  窗外可真热闹啊,衣香鬓影、欢声笑语、繁花如似锦……她记忆中的傅家园从未涌进过那么多人,也从未如此欢乐喜庆。这是当然的,它新一任的主人正在举行一场迎新宴会,同时也是他的订婚仪式。

  说起来,傅家园的重建还远远没有完成,东西两栋楼都还未改破败的模样,只不过中庭的开阔绿地被彻底平整清理了出来。听说在这里举行仪式是郑太太坚持要求的,眼下看来,只要费心装点一下,这里不仅像模像样,还别有一番情调,不失为一个有意义的好去处。谁会在意美轮美奂的主会场不远处破败的背景呢?

  今天来道贺的宾客很多,除了生意场上的伙伴,贾家和傅家的人也从世界各地赶了回来。但是他们都不住在傅家园,也仅有傅镜殊的房间是在老崔的安排下被打扫干净了,没有人注意到东楼的小窗后还有个人在静静欣赏这一切。

  上天很眷顾傅七,给了他难得的好天气,明媚的阳光将小岛上常见的阴霾一扫而空,风细细的,吹得人心旷神怡。方灯贪心地想捕捉到更多的风,索性坐到了窗台上,双脚悬空,这样一来,整个人都仿佛沐浴在风里,她深吸口气,很少感觉到自己是这样的清醒。

  仪式应该还没有正式开始,宾客们三三两两地或寒暄或谈笑,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愉悦的笑容。场地一侧的乐队正在演奏,小提琴的曲调舒缓悠扬,远处飘来教堂的圣歌,伴着若有若无的大马士革玫瑰香气……这一幕美好得让人心醉。她曾感受到的伤痛和入骨入髓的绝望好像远在天边,没有任何的意义。时光在理直气壮地往前,所有人都理直气壮地迈进新的一年,他们还会拥有新的生活,只有她尘封在旧时光里。

  方灯想走近些,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为什么可以如此开心,那些眉眼嘴角间的笑意都是为何?怎样才能将这样的幸福匀给她一点,不要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她往前挪了挪,风声骤然变得有些凌厉,小提琴变了调子,像是剧烈的刹车声和沉闷的撞击。玫瑰的颜色宛如鲜血,风吹过,落了几片花瓣,让她想起了支离破碎的躯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没有人给她回答,曾经有过的答案也被泪和血浸得模糊,她心中向往的那扇猩红色帘子的窗是吞噬人心的血口。

  方灯捧起美人蕉盆栽,在窗台上磕碎了花盆。陶片散裂,花泥撒落,盆底藏着傅七最在意却一直没有找到的东西。方灯的确留了一手,在把陆一家发现的资料交给傅镜殊之前,她把每一样东西都做了备份,扫描件就在手中的这个U盘里。她当时没有告诉陆一,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只是因为她太了解傅七。

  傅镜殊也隐约料到了这东西的存在,可惜他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唯独错过了他亲手栽种的这盆美人蕉。方灯就是知道,即使他掘地三尺,也不会动到这个盆栽,不但如此,他还特意将美人蕉从她的公寓捧了过来。

  有人听到了这边发出的碎裂声,自然也发现了坐在窗台上的人。渐渐的,开始有宾客交头接耳,朝方灯所在的位置指点张望。方灯也看到了傅七,她爱了半辈子的男人依旧充满了让人心动的魔力,此时他正陪在郑太太的轮椅旁,弯腰倾听对方说话,脸上挂着柔和温煦的笑意。

  很快,有人挤到他身边焦急地附耳低语。傅镜殊直起了腰,微微侧身,视线终于与方灯交会。他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住了脚,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方灯真想笑着问:傅七,你在想什么?

  可她什么都没说,只需要扬起她握有U盘的那只手,他会知道那是什么。是她亲手将他送到了今天,也可以亲手将这一切毁掉,就像他毁掉了她一样。

  如果陆一还在,不一定会认同她的做法,他总是太过柔善。方灯心里说,我又做了一件你看来”不好的事”,如果你会责怪我,那么想到我这样做的时候心里有多难过,或许你会原谅我。

  方灯想到了陆一,握着U盘的手又开始发抖。这个世上只有陆一曾那么珍视她,可为什么当他化作了游魂,她清醒或是梦中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陆一,在另一个世界,他还会不会迷路?是否依然惧怕车辆?他的父母能不能与他团聚?如果他活着,他们现在大概已经到了芬兰,雪会在他们的发梢融化。最初的浪漫消散后,他们会沦为世间最庸俗的一对夫妻,柴米油盐,吵吵闹闹共度一生,可这已经成了一种奢望。不过值得安慰的是,他们最终都会抵达同一个地方,他的耐心一直都比她好,所以,他会等她一阵的吧?

  方灯的身体在风中晃了晃,有人发出了惊叫,宴会上大多数人已转向面朝她的方向,郑老太太也示意身边的人将她的轮椅掉头。方灯还是第一次和郑太太打照面,她过去恨透了这个老太婆,现在亲眼看到对方,不过是风烛残年的垂暮之人。今天美丽的女主角也看了过来,她似乎想与傅镜殊交流,却忽然接了个电话,然后她良久地低着头,捧花脱手掉落在草地上。

  傅镜殊朝方灯伸出手,想靠近却又不敢冒失上前,他的眼神炽热,嘴巴张合,只可惜方灯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四下一片嘈杂,听清傅镜殊说话的只有跟在他身后的老崔。他亲眼目睹自己一手带大的小七被无边的恐惧所攫住。

  不远处的崔敏行意识到了什么,低声吩咐手下的人赶紧上楼,被傅镜殊厉声阻止。

  “别碰她!”

  傅镜殊知道方灯要做的事,当着所有人的面,当着郑太太,在他的梦想触手可及之际撕破他的伪装,让人知道他不过是个野种,不配享有这一切。这曾是傅镜殊噩梦中最怕发生的一幕,然而临到头来,他发现自己唯一恐惧的只是她一脚踏空。他承诺过永不骗她,最后他还是骗了她一件事,也骗了自己。

  身边的人都像在惊呼,那扇窗虽然看似只开在二楼,但是东楼仿照西洋建筑风格,底层阶梯架空,一楼挑高设计,所以方灯所在的位置离地将近六米,这是足以致命的高度。

  傅镜殊忽然盼着方灯立即就将所有的事公开,如果这样能够让她感到快意,让她得到安慰,那么,她或许会意识到脚下的危险。他爱名利富贵,也珍惜到手的一切,为此他豁得出所有,除了他的命。他的命也就是她的命,现在悬在窗台岌岌可危。

  方灯举起的手又放下,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傅镜殊似乎看到她朝自己粲然一笑,就好似她从前坐在墙头上那样。那一刻,他读懂了她的心思。

  “不要这样……算我求你……”

  傅镜殊的低语淹没在周遭的声浪中。

  方灯仿佛看到她的小七站在长满青草的墙下,笑着对她说:“来啊,我接住你。”

  朝她伸出手的那个人忽而又换了张面孔,不变的是他嘴角温暖的笑容。

  还有什么值得犹豫?她这一生所求的不过如此。

  她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