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生活决不是我们大多数人仅仅从自身经验推得的那样暗惨,我们的病根是在忘本。”
生命中避不开的牵绊与痛苦并没有淹没这颗有趣的灵魂,这位新月派诗人始终沉浸在至纯至粹的感性力量所驱使的自在生活里。
胡适在《追悼志摩》中感慨,徐志摩的人生观是一种“单纯信仰”——爱、自由、美。康桥独绝于尘世之外的自然气息赐予了徐志摩从肉体到心灵*的自在体验,“大自然的优美、宁静,调谐在这星光与波光的默契只能够不期然的淹入了你的性灵。”

内容简介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一生追寻浪漫的徐志摩留下了许多诗化的散文,令人反复诵读,不忍释卷。《徐志摩散文精选》优选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如《我所知道的康桥》《翡冷翠山居闲话》《巴黎的鳞爪》《印度洋上的秋思》《自剖》《落叶》等,还收录了徐志摩与诗坛大家往来交流的精神成长之作。《徐志摩散文精选/名家散文典藏(彩插版)》典雅精美,配以LOFTER知名插画家呼啊哟的清新水彩插画,浪漫的美感为阅读增添趣味。

作者简介

徐志摩(1897年-1931年),浙江人。他是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1921年赴英国剑桥大学研究政治经济学;1931年11月19日由南京北上时飞机失事,不幸遇难。
他的主要作品有诗歌集《志摩的诗》《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云游》;散文集《落叶》《巴黎的鳞爪》《自剖》《秋》;小说集《轮盘》;戏剧《卞昆冈》;日记《爱眉小札》《志摩日记》等以及译著《曼殊斐尔小说集》等。

目录

/
我所知道的康桥/001
翡冷翠山居闲话/010
巴黎的鳞爪/013
印度洋上的秋思/027
海滩上种花/033
想飞/039
“就使打破了头,也还要保持我灵魂的自由”/043
北戴河海滨的幻想/046
我过的端阳节/049
丑西湖/052
泰山日出/056
“话”/059
“迎上前去”/069
猛虎集序/074
杂记/079
唈死木死/086
自剖/92再剖/98
论自杀/102
再论自杀/111
求医/115
我们病了怎么办/120
我的祖母之死/124
吸烟与文化(牛津)/137
落叶/141
诗刊弁言/155
诗刊放假/159
新月的态度/163
谒见哈代的一个下午/169
泰戈尔来华/176
泰戈尔/182
济慈的夜莺歌/188
伤双栝老人/199
白郎宁夫人的情诗/203悼沈叔薇/221
吊刘叔和/223
曼殊斐儿/226
关于女子/244
我的彼得/258

精彩书摘

道的康桥①

①康桥,通译剑桥,在英国东南部,这里指剑桥大学。
②卢梭,通译罗素(1872—1970),英国哲学家、逻辑学家,1921年曾来中国讲学。
③哥伦比亚,这里指哥伦比亚大学,在美国纽约。
④福禄泰尔,通译伏尔泰(1694—1778),法国启蒙思想家、哲学家、作家。
⑤TrinityCollege的fellow,即三一学院(属剑桥大学)的评议员。
⑥fellowship,即评议员资格。

我这一生的周折,大都寻得出感情的线索。不论别的,单说求学。我到英国是为要从卢梭②。卢梭来中国时,我已经在美国。他那不确的死耗传到的时候,我真的出眼泪不够,还作悼诗来了。他没有死,我自然高兴。我摆脱了哥伦比亚③大博士衔的引诱,买船漂过大西洋,想跟这位二十世纪的福禄泰尔④认真念一点书去。谁知一到英国才知道事情变样了:一为他在战时主张和平,二为他离婚,卢梭叫康桥给除名了,他原来是TrinityCollege的fellow⑤,这来他的fellowship⑥也给取消了。他回英国后就在伦敦住下,夫妻两人卖文章过日子。因此我也不曾遂我从学的始愿。我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里混了半年,正感着闷想换路走的时候,我认识了狄更生狄更生,英国作家、学者。徐志摩在英国期间曾得到他的帮助。先生。狄更生——GoldsworthyLowesDickinson——是一个有名的作者,他的《一个中国人通信》(LettersfromJohnChinaman)与《一个现代聚餐谈话》(AModernSymposium)两本小册子早得了我的景仰。我第一次会着他是在伦敦国际联盟协会席上,那天林宗孟林宗孟,即林长民,晚清立宪派人士,辛亥革命后曾出任司法总长。先生演说,他做主席;第二次是宗孟寓里吃茶,有他。以后我常到他家里去。他看出我的烦闷,劝我到康桥去,他自己是王家学院(KingsCollege)的fellow。我就写信去问两个学院,回信都说学额早满了,随后还是狄更生先生替我去在他的学院里说好了,给我一个特别生的资格,随意选科听讲。从此黑方巾、黑披袍的风光也被我占着了。初起我在离康桥六英里的乡下叫沙士顿地方租了几间小屋住下,同居的有我从前的夫人张幼仪女士与郭虞裳郭虞裳,未详。君。每天一早我坐街车(有时自行车)上学,到晚回家。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春,但我在康桥还只是个陌生人谁都不认识,康桥的生活,可以说完全不曾尝着,我知道的只是一个图书馆,几个课室,和三两个吃便宜饭的茶食铺子。狄更生常在伦敦或是大陆上,所以也不常见他。那年的秋季我一个人回到康桥,整整有一学年,那时我才有机会接近真正的康桥生活,同时我也慢慢地“发见”了康桥。我不曾知道过更大的愉快。

“单独”是一个耐寻味的现象。我有时想它是任何发见的第一个条件。你要发见你的朋友的“真”,你得有与他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你自己的真,你得给你自己一个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一个地方(地方一样有灵性),你也得有单独玩的机会。我们这一辈子,认真说,能认识几个人?能认识几个地方?我们都是太匆忙,太没有单独的机会。说实话,我连我的本乡都没有什么了解。康桥我要算是有相当交情的,再次许只有新认识的翡冷翠翡冷翠,通译佛罗伦萨,意大利中部城市。了。啊,那些清晨,那些黄昏,我一个人发疑似地在康桥!绝对的单独。
但一个人要写他最心爱的对象,不论是人是地,是多么使他为难的一个工作?你怕,你怕描坏了它,你怕说过分了恼了它,你怕说太谨慎了辜负了它。我现在想写康桥,也正是这样的心理,我不曾写,我就知道这回是写不好的——况且又是临时逼出来的事情。但我却不能不写,上期预告已经出去了。我想勉强分两节写:一是我所知道的康桥的天然景色;一是我所知道的康桥的学生生活。我今晚只能极简地写些,等以后有兴会时再补。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