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中国好书”《小楼与大师:科学殿堂的人和事》的同系列新书
◆“吴大猷科普奖”金签奖获得者卢昌海的新作
◆“科学”并不等于“正确”,而是意味着可以质疑,这正是科学的精髓所在
◆卢昌海的文字的阅读快感一如既往……


内容简介

这是继《小楼与大师:科学殿堂的人和事》和《因为星星在那里:科学殿堂的砖与瓦》之后的第三本同系列科普书,
泡利一生中犯过哪些重要的错误?尚无定论的诸如宇宙常数、追寻引力的量子理论等前沿探索,相对于主线这些可能是波折,是花絮。但也许会成为未来主线的源头。科学史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看似花絮的内容,却蕴含着科学上更多的可能性,对于读者的知识架构的补充大有裨益。
在科学思维上,读完此书,你也许对这段话理解更深“科学一直是犯着错误,不断纠正着错误才走到今天的,永远正确绝不是科学的特征——相反,假如有什么东西标榜自己永远正确,那倒是*鲜明不过的指标,表明它绝不是科学。”质疑和批评的科学精神也是科学发展的源动力。

作者简介

卢昌海,出生于杭州,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赴美留学,于2000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目前旅居纽约。
著有《那颗星星不在星图上:寻找太阳系的疆界》《上下百亿年:太阳的故事》《黎曼猜想漫谈》(获第七届吴大猷科学普及著作原创类金签奖)、《从奇点到虫洞:广义相对论专题选讲》《小楼与大师:科学殿堂的人和事》(入选“2014中国好书”)、《因为星星在那里:科学殿堂的砖与瓦》《霍金的派对:从科学天地到数码时代》《经典行星的故事》等,并曾在《南方周末》《科学画报》《现代物理知识》《数学文化》(任特约撰稿人)等报纸、杂志上发表一百多篇科普及专业科普作品。

目录

第一部分:数学

无穷集合可以比较吗?
实数都是代数方程的根吗?
*少要多少次转动才能让魔方复原?
为什么说黎曼猜想是*重要的数学猜想?
为什么巴西的蝴蝶有可能引发德克萨斯的飓风?

第二部分:物理

泡利的错误
1.引言
2.泡利的第一次错误:电子自旋
3.第一次错误的幕后花絮
4.泡利的第二次错误:宇称守恒
5.第二次错误的幕后花絮
6.结语
辐射单位简介
μ子反常磁矩之谜
1.引言
2.有自旋带电粒子在电磁场中的自旋进动
3.自旋进动与反常磁矩
4.μ子的产生衰变性质及实验思路
5.实验技巧略谈
6.实验结果概述
7.理论计算——经典电动力学
8.理论计算——相对论量子力学
9.理论计算——量子电动力学
10.理论计算——电弱统一理论
11.理论计算——量子色动力学
12.并非尾声的尾声
追寻引力的量子理论
1.量子时代的流浪儿
2.引力为什么要量子化?
3.黑洞熵的启示
4.引力量子化的早期尝试
5.圈量子引力
6.超弦理论
7.结语
从对称性破缺到物质的起源
1.从对称性自发破缺到质量的起源
2.从夸克混合到物质的起源

第三部分:天文

开普勒定律与嫦娥之旅
宇宙学常数、超对称及膜宇宙论
1.宇宙学项与宇宙学常数
2.暗物质
3.暗能量
4.零点能
5.超对称
6.膜宇宙论
7.宇宙七巧板
8.结语
行星俱乐部的新章程
奥尔特云和太阳系的边界
1.为什么说奥尔特云是装满了彗星的“大仓库”?
2.太阳系的边界在哪里?

第四部分:其他

关于牛顿的神学表白
从普朗克的一段话谈起
什么是哲学


前言/序言

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照说是不必有单独序言的,因为跟《小楼与大师:科学殿堂的人和事》和《因为星星在那里:科学殿堂的砖与瓦》属同一系列的文章合集,从而该像后两者那样共用序言。
可惜在这个本质上是非线性的世界里,长期预测是不容易的——比如在撰写那篇序言时,我就只预计了两《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一本为科学史,一本为科普——并且还hard-code到了文字里。
我理科类的散篇不外乎科学史和科普,照说那样一瓜分也就一网打尽了。
然而我却低估了多年码字积存的文章数量,而且也忘了自己还在继续写……
因此只得为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另撰序言。
仔细说来,昔日的序言除开口闭口只谈“两《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外,还有一处没为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留余地,那就是替当时预计的两《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所拟的副标题一为“科学殿堂的人和事”,一为“科学殿堂的砖与瓦”。“人和事”为“软件”,“砖与瓦”系“硬件”,软硬件都有了,科学殿堂还缺什么?
思来想去,也就只能添些花草了,于是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的副标题就取为了“科学殿堂的花和草”。
这副标题跟内容倒也相称,因为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所收录的文章中,几篇主要的都是介绍科学中的波折而非主线,从而具有花絮色彩。比如*“切题”的泡利的错误介绍了著名物理学家泡利所犯的错误,是已成历史的花絮;篇幅*长的μ子反常磁矩之谜是“现在进行时”的波折,因为背后的几种主要可能——理论计算存在错误、实验测量存在错误,或标准模型存在局限——皆属波折;其他几篇长文诸如追寻引力的量子理论和宇宙学常数、超对称及膜宇宙论由于是介绍尚无定论的前沿探索,则有很大可能会被未来判定为花絮。
当然,所有波折都是相对于主线而言的,对所有波折的介绍也都离不开作为背景的主线,因此读者在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里读到的也有对主线的介绍,而非仅仅是波折。另外,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波折会成为未来主线的源头。
科学殿堂离不开花和草,就像真实的殿堂不能只有砖与瓦。相对于“砖与瓦”构筑的恢宏大厦,“花和草”虽象征着错误和波折,却也印证着我在泡利的错误一文的结语中所说的话:“科学一直是犯着错误,不断纠正着错误才走到今天的,永远正确绝不是科学的特征——相反,假如有什么东西标榜自己永远正确,那倒是*鲜明不过的指标,表明它绝不是科学。”
这是科学给我们的*大教益,也是我在许多科学史和科普作品中试图传达的观念——然而也许都不如这本关于“花和草”的书传达得那么直接。
因此,希望读者们喜欢这《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
2017年12月24日完稿
卢昌海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