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主张从身心灵各个角度探讨情绪:第1部分“行动中的能量”,主要介绍情绪平衡技巧背后的基本观念,探索人类天性的多重面性,以及身体为什么是精神与物质之间的连结点或交叉点;第二部分“实际的情绪平衡技巧”则将这些技巧的运用方式,运用到实际的情绪管理上,帮助大家达到身体与情绪的健康平衡状态。《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除了理论探讨外,更提供了大量案例供读者参考,使我们更容易了解并将之运用到生活中,为自己创造内在的真正平静。

  罗伊·马丁纳博士的情绪平衡技巧是管理情绪最快见效的方法之一。持续练习情绪平衡技巧,将使你学会以不压抑的方式,辨识、认知、接纳并协调你的情绪,成为情绪的主人。你的生活将变得更轻松平顺,开始吸引不同类型的人,并创造新的人生情境。

  我们本身要为创造内在的祥和负责,没有人能为我们达成这个目的。在生命中塑造出内在的祥和与和谐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更接近自己的心灵。最初这可能需要投资一些时间和努力,可是请记住:你在自己身上投资越多,得到的回报越高。要达到“不工作的显化层次”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以聪明的方式工作。每天花费短短的十五或二十分钟时间,持续练习情绪平衡技巧,你的生活会变得更轻松更平衡,并且开始吸引不同类型的人和新的情境。

  幸福快乐是一种选择,情绪平衡是一种能力。

作者简介

  罗伊·马丁纳,1953年出生于荷属安地列斯群岛的古拉索岛,1978年获乌特勒克大学医学博士,此后他的研究从主流西医转向自然医学领域,他以另类医疗专家资格,在荷兰、瑞士、美国、加勒比和意大利等地执业,且在荷兰和德国设立马丁纳学院,教导身心灵健康的预防医学,已撰写了28本关于健康、生命活力、灵性成长、减重与营养方面的著作。目前他定居于佛罗里达州,但多数时间旅居世界各地授课。

目录

译者序奇妙的信息医学
推荐序活力医学新观念
引言情绪平衡:航行于意识的三个层次

第一部情绪:行动中的能量
未解决的情绪:自由基能量
诱因:内心世界的反映
自我排拒与自我接纳:管理内心的乱流
业报与情绪:一个铜析的两面
杀人套索:情绪阻碍了痊愈
细胞记忆:业力信息的无限闸口
觉察是一种矛盾

第二部实际的情绪平衡技巧
情绪平衡的基本工具:统合与释放
脉轮:通往意识的七个闸口
情绪鞭挞倾向:通往自由的最后一个路障
宽恕治疗:释放伤痛
情绪疗愈公式:让治疗自然展开
同步智性:吸引未来

精彩书摘

  未解决的情绪:自由基能量
  我们的生活往往奠基于理性以及一般常识,真理却不倾向于这两者。——蒂莫西·弗雷克(TimothyFreke)《禅的智慧》(ZenWisdom)
  要想理解情绪平衡的概念,我们必须先了解情绪的真面目。情绪是被我们诠释成“愉快”或“不愉快”等特定刺激的种种反应。我们倾向于将各种层次和不同程度的感受,归类为两大相反的类别:黑或白、好或坏、全是或全非,否则我们会觉得它们含糊其辞,难以确定。接着,我们的情绪会依据我们对周遭世界的诠释来导引行为。然而问题往往出在情绪的出现并不是有意识的,它们的反应乃是过去的经验所塑造的模式。能够将现在与过去联想到一起,或许是一种有利的生存机制,不过大体说来,这项能力并未对我们做出最好的服务。每当新的经验引发了旧有的情绪,我们就可能受到它的挟持与控制而不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
  如果我们失去了心爱的人,面临危险、亲密或任何一种人际关系,我们很可能会以一种或多种方式回应:恐惧、紧张、失望、嫉妒、担心、内疚、厌倦、欢欣、焦躁不安、挑剔讽刺、猜忌多疑、得意忘形、快乐、无拘无束、充满喜悦、狂热与希望,或是感恩。我们的举止反映了上述的以及其他的情绪。举例来说,如果你身陷于交通阻塞中而不是正在阅读一《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难道你的行为不会有所不同吗?如果你刚刚赢得一笔为数不小的乐透奖金,你会如何呢?或者你和另一半争吵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回到公司上班,又将会如何呢?我们所有人的行事风格几乎都不一样,因为情绪就是我们行动的基础。
  假没你遇到一个陌生人,譬如超市的收银员毫无理由地向你大吼,而且态度又不公平,你会做何反应?我们许多人的反应都源自过去未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是高度个人化的。以我刚刚叙述的那个状况为例,少数民族的人可能会立即做出反应,依据他们以往的经验将其诠释为种族歧视。
  基于每个人的性格或是对以往受苦程度的不同认知,有人可能会反应激烈,有人或许会寄一封抱怨函给超市经理,让这位收银员受到申斥或解雇,但也有人选择再也不到这家超市购物,避免未来的任何接触。所有的这些反应都取决于当事人在事发时的情绪与心理状态。有些人或许会假设收银员有个糟糕的一天,因此这件事非关个人;有的人则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耿耿于怀,忿忿不平。我们的反应并不是出于清醒的选择,因而可能深深陷在盘旋上升的负面情绪与思绪——所谓的“杀人套索”(killerloop)——之中。
  人们常问:我们如何才能管理我们的情绪,而不被它们所主宰?答案是我们必须培养情绪平衡的品质,学着解决并改变熟悉的情绪与行为模式。平衡情绪是一种能力,你必须以不压抑的方式辨识、认知、接纳并协调你的情绪。情绪可以指点我们正确的方向,帮助我们做出更恰当的选择。除了受到情绪控制之外,我们也可以学习利用情绪,作为生存和成功的动力。毕竟,解决源自过往的情绪,确实能带给我们更多的自由。
  表达与压抑
  让我们更深一层地检视情绪的本质。情绪属于我们的“情感制品”(heartware),也可说是感觉状态;理性则是我们的“硬体器材”(hardware),或是神经线路。当身体里的情绪和理性不平衡时,显现于外的结果就是压力。压力就是情绪被紧锁在身体里,无法在它的能量通道中自由流动。
  一如我先前所叙述的,情绪往往跟我们的某个特定知觉联结在一起,而知觉的起因或刺激则不必然与其所导致的情绪相关。这种种的知觉是跟中枢神经系统的电子化学反应相连的能量,而电子化学反应又是次于能量的一种活动。每当我们经历一次情绪波动,就有一股聚集的(或是潜在的)量子能量需要得到疏解。换言之,不论原因为何,情绪能量需要方向、流动和行动。如果善于处理情绪能量,会带来极大的改进。
  体验种种情绪是一回事,表达情绪并任由情绪原有的能量自然地流动或消耗,则是另一回事。情绪驱使我们采取行动,比如说,逃避、面对或表达等。情绪的表达,譬如哭泣或大笑,这两者都可以释放紧张和压力。我们所面对的两难是,宣泄情绪并不是永远可行的事。某些情绪冲动可能导致社会无法接受的行为,像是打人、偷窃、强暴或是种种幼稚的行径。可是我们每个人所认定的可以接受的行为,其实也是我们信念的产物。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压抑特定的情绪,以便融入父母为我们制造的窠臼中。
  压抑情绪的方式有五种:
  ·否认(不承认某种感觉)
  ·讲理(脱离个人真实的感受)
  ·大事化小(将事情淡化)
  ·正向思考(有可能包含上述三种形式)
  ·抗拒(不接受)
  为了理解我们在压抑情绪时对自己的能量造成了什么影响,我们必须进一步了解能量的循环和流动。
  中国人在五千多年前就开始运用针灸的医疗技术了。它根据能量(也就是所谓的“气”)的原理来进行治疗,通过人体数百兆个细胞与组织,沿着复杂的经络系统(或者是能量线路)传送能量或气。因制造气的器官不同,这些气或能量的本质也出现差异。举例来说,肝能量和肾能量的振动频率显然是不同的。
  针灸医师也区分出五种基本元素:金、木、水、火、土。他们说明气的本质与周遭的大自然有关。由于。肾和膀胱的能量具有寒性、韧性与柔顺的本质,因而被比拟为“水”;肝和胆的能量比较有弹性,无法预测,而且拥有快速改变的特质,因此被比拟为“木”(木同时也代表生长萌芽与幼株的特质)。
  针灸只是中医的一部分,除了这些基本原则,我们还可以从传统中医学习到一个最有意思的观念,那就是中医师看待能量、情绪与身体之间的关联。中医师通过数千年所发展出来的细心而严谨的观察,确定情绪对体内流动的能量有直接的影响。他们注意到,特定形式的情绪会影响到不同的腺体和器官——有时变得更好,有时变得更糟。
  自由基能量
  如果情绪没有得到适当处理,就会变成无法控制的能量形式,我称为“自由基能量”(freeradicalenergy)。它类似于高度反动的自由基分子,一种因缺少维生素C之类的抗氧化物而导致的新陈代谢毒素。未解决以及压抑的情绪特别具有摧毁性,会影响到与它们对应的器官及组织。以下是两个例子:
  长期不恰当地处理沮丧抑郁的情绪,可能导致胆结石或其他胆囊疾病。研究证实,尝试种种节食减重办法的肥胖妇女,要比完全不曾减重或未参加过体重控制班的肥胖妇女,有更高的胆结石发生率。我认为其中的关键就是沮丧抑郁。
  长期的焦虑与担忧影响了胃经,可能导致胃溃疡与胃炎。根据最新研究显示,担忧会对免疫系统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使我们容易感染疾病。近年来,胃癌被证实与幽门杆菌(Helicobacterpylori)有关,但是能够用抗生素成功地治愈。然而在传统的西方医学界,却从未提及胃癌的潜藏病因:一开始我们为什么会对幽门杆菌缺乏抵抗力?
  假设东方医学已经正确地观察到情绪与能量之间的关联,那么在西方科学中,这种关联是否有任何证据呢?
  迪帕克·乔普拉博士以最新的医学研究复兴了古代的知识,他提到了所谓的“量子机制身”(quantummechanicalbody)。根据他的学说,这是一种智慧网络,会对我们最微细的想法与情绪做出立即反应。它并非仅限于时空里的某个地方,而是更为全面性的、往各个方向延伸的意识场(field)。也许你可以觉知到自己的量子身,却没有办法看到它,因为它完全是由意识场的微弱振动与波动产生出来的。
  我们稍后将谈到如何调准量子空间的主题。这里特别要强调的重点是,当我们提到振动时,我们说的是一种能量原则。能量遵循一些简单的法则,其中之一就是能量是不会消失的,它可以改变形式或是变成物质,但是它无法消失,永远会留下记忆或是能量场。
  在我们这个时代,另一位重要的开拓者是威廉·蒂勒博士(WilliamTiller,Ph.D.)。他是全世界研究物质结构的权威人士之一,过去30年来任教于斯坦福大学物质科学系。有人说,蒂勒是科学界的下一个受因斯坦,因为他从爱因斯坦不得不终止的地方继续研究,发现了信息可以穿越超空间的范畴而比光速跑得更快。这个革命性的模式将科学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层面。
  蒂勒在《科学与人类的转化》(ScienceandHumanTransforamation)一书中,探究了微妙的能量与意识。他的研究涵盖了多种领域——譬如顺势疗法、瑜伽、气功、禅坐以及激光,其中的一种观点是:信息影响了物质,而情绪也是信息的一种。这就是针灸医师何以能利用腺体在身体里传送能量的原因。换句话说,情绪本来就充满了能量,如果这些能量无法遵循正当的途径,便可能对我们产生害处而转变成自由基能量。
  情绪与免疫系统
  许多科学研究都在处理有关情绪与疾病、情绪与治疗以及情绪与长寿的关联,研究的结果证实了我刚才描述的观念。然而这些关联是如何运作的呢?
  在西方社会的十大死因中,心脏病名列前茅。有许多风险因子和心脏病有关,包括饮食不均衡、缺乏运动以及血液中的高胆固醇,然而最主要的风险因子却不是上述这些,而是不满意、不快乐、抑郁沮丧和愤怒。这些不平衡情绪的自由基能量,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致命的。
  肝脏与胆囊在胆固醇与脂肪的新陈代谢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过高的胆固醇指数和脂肪含量会导致动脉粥样硬化,这是判断心脏疾病的症候。目前西方科学业已证实,压力会导致胆固醇指数上升。研究发现,每天的紧张和精神沮丧与胆固醇的大幅跃升有密切关系。
  就像前面所说的,中医认为肝和胆的能量是木能量,木生火(心脏),而当木因为失望或沮丧的情绪而变“澎”的时候,身体里的火就变弱了,无法维持它本身的能量。胆固醇变得混乱不仅仅是饮食营养的问题,它也是情绪不平衡造成的。医药界每年靠着降胆固醇的药物赚进数十亿美元,却从未暗示过真正的潜藏原因。
  第一本关切心脏病与情绪的指标性著作,是由心脏病专家迈耶·弗里德曼医学博士(MeyerFriedman,MD)以及雷·罗森曼医学博士(RayH.Rosenman,MD)合著的《A型行为与你的心脏》(TypeABPhaviorandYourHeart)。他们发现,被归类为A型人格的人,是罹患心脏病的高危人群。而讲话快速的人则有成为工作狂的倾向。他们自动自发、积极进取,尽一切可能以最少的时间达到最大的效用。“时间就是金钱”和“赢就是游戏的代号”,是他们的处世格言。他们喜欢辛勤工作,并发明了“午餐会报”;他们吃饭快,开车快,通常总是匆匆忙忙,即使和自己的孩子玩游戏,他们都没办法放松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A型人格是由竞争性快乐(第一个意识的层次)所驱动的辛勤工作者的原因。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他们耗费了大量的努力与能量。
  对于A型人格的人来说,幸好这种性格模式并不是天生的缺陷,而是可以改变的一种习得的行为模式。A型人格最重要的特征是很容易生气和不耐烦,这些情绪是事业的推进能量,在企业界里非常普遍,但同时也制造出一大堆的压力和紧张而损害了身体。
  重要的是,积极投入工作或带有时间紧迫感,都不是心脏病的元凶,关键因素乃是敌意。由威廉斯博士(Dr.Williams)和他杜克大学(DukeUniversity)的同事合作完成的一项研究,测评了超过四百位受测者的敌意与A型行为之间的关系,并且进行了有关动脉粥样硬化(心脏动脉阻塞)的测试。受测者当中,敌意项目得分高者,70%有动脉粥样硬化现象;相较之下,敌意项目得分低者,有心脏动脉阻塞现象畴,则占一半。这项发现清楚地显示了心脏疾病的成因之中,敌意比任何A型行为模式更为致命。在其他类似的研究报告中,拥有高度敌意者通常比低敌意拥有者,高出了六倍的心脏病发病率。
  这些研究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他们所测量的敌意基本上反映出对人类天性和动机缺乏信任。敌意奠基于“人性本恶”的信念,以及别人会评断、欺骗和苛待你的自我实现式预言,这是非常具有压力且损害心脏的态度。在下一章里,我们将彻底检视何以信念会成为自我实现式的预言。
  在中医里,A型人格属于阳木型。针对这种人格所采用的平衡情绪技巧,就是要调整他们的脚步,让他们以更直觉的方式(不是冲动的当下反应,而是学习如何倾听),从辛勤地工作转变为聪明地工作。阳木型的人一旦成功地转化,如开始减缓吃东西的速度,耐心地排队或等候交通阻塞,说话放慢而且真正能倾听,就会变得比较不自我中心了。
  阳盛的情况借着阴性的治疗而得以平衡。无论是表现在外或压抑在内的敌意,都是源自于弱木的能量,而这势必会影响具有这种情绪的人。阳木型的人最佳的治疗方式就是禅坐、气功、太极拳、瑜伽、在大自然中散步、听音乐、咏唱圣歌以及进行其他形式的放松。直接接触肉体,如按摩、拥抱、抚慰以及人际互动,也都是很好的纾解心脏压力的良方。生命的脚步一旦平静下来,阳木的反应就变得不那么情绪化,而可以从第一层的意识转移到第二层。
  对心脏最好的补救之道就是放下和接纳。在日本,这种状态叫做“没法子”(shoganai)。你在没法子当中,接受自己无法改变的事,对能够影响的事则采取行动。稍后,我将会介绍特定的针灸点,结合明确的自我肯定来镇定阳木能量。这些情绪平衡技巧能够帮助我们维持心脏的健康。
  癌症是人类另一个主要的杀手。哈佛医学院(HarvardMedicalSchoo1)教授琼·博里森科医学博士是心理学家兼细胞生物学家,她与一群医生合作,探究性格与癌症之间的关联。她在研究中发现,癌症病人通常和父母关系不良。此外,巴尔的摩马里兰医学院(MarylandSchoolofMedicinesinBaltimore)人类心理学研究中心的詹姆斯·林奇博士(JamesJ.Lynch,Ph.D.)发现,独居者有较高的生病几率,而且容易英年早逝。他确立了癌症与孤独之间的关系。
  ……

前言/序言

  看过我的传记《死亡与童女之舞》的读者,可能对其中第十六章所描述的信息医学的诊疗过程仍有些印象。那是1997年11月中旬,我经由某位友人的介绍,结识了台湾生物能医学的先驱崔玖大夫,并通过她的花精治疗,揭露了自己潜意识中的深层业力信息,以及生理和情绪层面各种巨细靡遗的症状。这一门既古老又尖端的科学,完全推翻了我过去对医学的刻板印象——种奠基在牛顿主义之上的唯物科学;它在心身之外开了一扇通往心灵的窗扉,并融合了中医体系的经络气脉之说,而完整地涵盖了身、心、灵以及能量的次元。这项崭新的发现激起了我高度的好奇,便自然以期待的心情去经验为期四周的花精疗程。
  12月6日回诊时,崔玖大夫用穴诊仪为我测出了当天需要的花精是向日葵。我在嘴里滴了五滴向日葵花精,20分钟后便清楚地意识到体内七个脉轮的能量完全平静了下来;那种情况如同老僧人定,却无须借助打坐。虽然是借外力而达到的祥和效果,但是从研究的角度来看,毕竟是个值得探索的奇妙现象。当天晚上11点左右,我准备和衣入睡时,身上的经络突然起了变化。按照瑜伽系统的说法,人体的经络大约有七万二千条,甚至有人以更夸张的统计方式,声称人体总共有七亿零二千条经络。总之,那天晚上我所有经络系统的次原子能量突然同时振动了起来。我意识到自己接通了一个巨大的能源,身体的温度升高到大汗直流的地步。
  我这个虚寒体质的人从来没流过这么多汗,眼前发生的这个诡异现象实在太令我震撼了。我怀着狐疑的心情从床上坐了起来,将汗擦干净之后,仍旧回到右侧卧的姿势,准备以不执著的精神让自己安然入眠。没想到睡了没多久,意识仍然非常清醒之际,我突然毫无预警,也完全无法控制地进入了一团高速旋转的涡流中。我的眼睛当时是紧闭的,但是闭着的双眼竟然也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被子,不由自主地卷进了这个速度极快的涡状能量中。(其实我的身体完全没有移动,因为这是在内心发生的事。)更诡异的是,接下来我竟然看到几年前相继过世的父母,悬立在我的上方,用心电感应的方式和我交流。这段经历的细节在此不予赘述,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参阅我的繁体字版传记。多年以来一直企图以理性方式避免特异经验的我,彻头彻尾地被那个事件震慑住了。我心里清楚促成那次另类意识状态(alteredstate)的因素,起码一大半是来自花精的振动频率,但是其中的机转原理我并不清楚,因此在第三次回诊时我立刻向崔玖大夫提出了我对那个经验的质疑。崔大夫脸上的表情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她说她十多年来的另类医学治疗过程中,曾经因服用花精而转入内在宇宙的涡旋能量(universalVOI‘texenergy)的求诊者,其实有好几个。她同时告诉我说,如果有机会、有因缘的话,不妨跟她所使用的《花精处方全集》的作者罗伊?马丁纳博士谈一谈,也许会更清楚这门奇妙医学的深奥原理。
  1998年6月15日,崔玖大夫邀请罗伊-马丁纳博士来台湾作一场小型演讲,我通知了几位友人一起参与这次的研讨会。从崔玖大夫的口中我得知马丁纳博士过去是一位正统主流西医,但是才华横溢的他并没有被这个受限的医疗体系束缚,而朝着另类医学的领域发展,更通过禅定进一步地开发了精神潜能。他以自动书记的方式快速地写下了花精治疗处方,却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将那六个小时内快速记录下来的文字,整理成一本厚厚的处方全集。
  眼前的罗伊和崔大夫传送给我的印象截然不同。他是一位来自牙买加的混血儿,皮肤呈深棕色,身体相当健康,年龄和我一样大,看起来却像个三十多岁的人,很稳重。当他开始以深入浅出、幽默十足的方式讲解意识的三个层次时,我逐渐观察到眼前这名讲演者竟然连一个字的失误都没有。他的身心所展现出来的均衡感,是我此生所见到的极致典范。我心里想着: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平衡而找不到漏洞的人,就算是最高明的演员也办不到?
  演讲结束之后,在场的友人纷纷表示与会的人数太少,实在太可惜了,因为人们很难得听到如此平易近人而又深刻的解析。
  接下来的两天,崔大夫号召了一些朋友陪伴着罗伊和他的荷兰女友特里西娅,一同到花莲太鲁阁游玩。在飞往花莲的途中,我刚好坐在罗伊旁边的位置,于是我趁这个机会向他请教花精治疗和脉轮之间的关系,以及那次的另类意识状态背后的原理。罗伊告诉我说,花精一滴到嘴里,可以在短短十几分钟内达到平衡脉轮的效果,他认为我当时全身产生量子共振,其实是接通了高层意识(higherself)的一次殊胜的经验,但很可惜那次的高峰经验没能延续成平原经验,他很惋惜地对我说,不过语气是淡然而理性的,显示出他对自己的高层意识经验也是以不执著的态度来处理的。
  接下来的一天里发生了一件奇特的事。晚餐过后我先离席,留下罗伊和特里西娅一干人继续用餐。我刚刚推开玻璃门准备乘电梯时,罗伊从我身后拉住了我的手臂。他说这次能见到我,对他而言可以说是一次重要的治疗经验,因为他在二十几岁时曾经交往过一位中国女友,那个女孩离开他时曾深深伤了他的心,多年来那个伤口还没有完全复原,而我的体形、发型、相貌和动作,和那个女孩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塑出来的。看到期我的第一眼他几乎愣住了,但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负面情绪,这显示出那个业力信息已经消解,他再次感谢我带给他观照自己的机会,并且从这个经验印证了“同步智性”(见《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最后一章)的神奇安排。
  从此以后我们就变成了心灵修持上的道友。他离开台湾后我们继续通电话、通信,几个月后我更进一步前往意大利撒丁岛,参加他和迪帕克?乔普拉以及佩姬?迪伦(《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内文中提到了这两位世界知名的治疗者)所举办的情绪平衡研习营。在研习营中,我亲自经验了这几位治疗者发展出来的情绪平衡方法,其中也包括《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所描述的技巧,以及走炭火来克服恐惧的原始治疗途径。
  我起先试图以各种理由推掉走炭火的试炼。我告诉罗伊,研习营结束之后我回台湾还有许多演讲活动,如果烧伤了脚,那所有活动都得开天窗。但是罗伊坚持要我尝试一次。他打趣地说:“你在过去世里搞不好是个曾经被烧死的女巫,最好利用这次机会解决掉你对火的恐惧。”当时我的指导员是一位来自荷兰的有氧舞蹈老师,一位非常热情而真诚的红发女郎,她为了减低我的恐惧,决定陪伴我一同过火,结果因为分了心而她烧伤了脚底,我却毫发未伤。此事令我十分内疚,但也印证了以平衡无惧的情绪过火,确实是不会受伤的。
  当时参与研习营的学员中有一位意大利籍女性按摩师,她略带脱线的中性人格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后来我们也成了好友。她告诉我,罗伊所采用的情绪平衡技巧她已经沿用了多年,而与会的人士也都是数次回营的老学员了。她觉得这个方法确实管用,但是必须结合佛家觉察自我的智慧,才不会流于一种机械化的治疗技巧或自我合理化倾向,这也是我深有同感的一点。同时还要提醒读者,在自我肯定和自我接纳的疗程中,一定要佐以真诚而深刻的自省,如果缺少了自知之明的洞见,自我接纳和自我肯定将变成最大的逃遁,而“现实是我们制造出来的”新时代观点,也会流于超个人心理学家肯·威尔伯所说的自我膨胀和灵性自恋主义,这也是读者必须深切关注的灵修议题。
  翻译罗伊的这《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令我产生了深刻的触动,他真的是一位对大众心理及人性有精微洞察的医者,但愿每一位读者都能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得治疗,把障蔽住爱的情绪业力转化成喜悦与光明。

在线试读

《改变,从心开始》选载部分

看过我的传记《死亡与童女之舞》的读者,可能对其中第十六章所描述的信息医学的诊疗过程仍有些印象。那是1997年11月中旬,我经由某位友人的介绍,结识了台湾生物能医学的先驱崔玖大夫,并通过她的花精治疗,揭露了自己潜意识中的深层业力信息,以及生理和情绪层面各种巨细靡遗的症状。·前言(1)·前言(2)·前言(3)·精彩书摘(1)·精彩书摘(2)·精彩书摘(3)·精彩书摘(4)在线试读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