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你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地觉得“我想工作”了?学生时代,每个人都有对工作的憧憬。而在真正踏足职场之后,这些愿景往往会随着日复一日的机械工作而磨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开心地混日子,越来越多人觉得,养家糊口是支撑自己工作下去的一动力。

乐业》作者川村元气在世人眼中无疑是事业上的成功者,但不知从何时起,他发现自己也已经深陷于这样的低迷状态中,困惑之下,他决定向业界前辈求教,寻找突破瓶颈、重新出发的力量。在《乐业》中,川村元气探访了宫崎骏、山田洋次、杉本博司、秋元康、谷川俊太郎、坂本龙一等12位日本文艺界重磅人物。“和我相同年纪的时候,这些大师都在做些什么?”“在工作中遇到烦恼、感到辛苦的时候,他们是如何跨越过去的?”一段段谈话以此为中心徐徐展开。通过交谈,川村元气发现,大师们在事业上取得成就的不竭动力就是,从经验和失败中得出自己的信念,使工作成为“乐业”。只要以乐享人生为目的进行工作,就能让自己乐在其中,甚至能让人生变得更幸福。而通往“乐业”的途径并不,希望读过《乐业》之后,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作者简介

川村元气

1979年生于横滨。上智大学毕业后,制作了《电车男》《告白》《恶人》《桃花期》《狼孩雨和雪》《寄生兽》《怒》《你的名字》等电影。2010年,以制作人的身份入选美国《好莱坞报道》杂志的“亚洲新一代”。2011年,获得专门颁给优秀电影制作人的“藤本奖”,成为该奖历史上年轻的获奖者。任2012年路易·威登出品的CG电影《路易·威登——越》和2017年蒂芙尼公司出品的短篇电影《蒂芙尼蓝》的创意总监。同年出版首部小说《如果世上不再有猫》,该作品获书店大奖提名,销量突破140万册,同名电影已在法国、美国、中国等15个国家上映。2013年,与佐野研二郎合著的绘本《蒂尼-气球犬的故事》出版,该作品已确定由NHK电视台拍成动画片。2014年,与益子悠纪合著的绘本《木木》出版,该作品由皮克斯曾获奥斯卡动画短片奖提名的罗伯特·近藤和堤大介导演改编为动漫电影,在全世界各地获得了32个电影奖项。他的第二部小说《亿男》确定会拍成电影在日本和中国上映。其他作品有:第三部小说《四月来临后》,对谈集《学习理科》《企划会议》,绘本《怪物甜点师》等。

目录

山田洋次1

泽木耕太郎17

杉本博司33

仓本聪49

秋元康65

宫崎骏81

糸井重里97

筱山纪信113

谷川俊太郎129

铃木敏夫145

横尾忠则161

坂本龙一177

后记193

精彩书摘

欣然沉醉的感性比吹毛求疵的理性更重要

川村:从精细的意义上讲,《东京家族》的镜次就有所增多吧?

山田:虽然没有增多,但我从小津先生那里学到一手,就是拍摄老夫妇出门后空无一人的房间。在威廉·惠勒导演的《罗马假日》的最后一幕,格里高利·派克望着奥黛丽·赫本离去,赫本的身影消失不见后,给了派克特写,然后是派克退场后的镜头,也就是“空舞台”……我拍摄《东京家族》,就参考了这样的节奏。对于小津先生而言,惠勒很可能也算是他的老师吧。

川村:也许惠勒和小津导演确实有共同点呢。

山田:不过,《罗马假日》首映后引起热议的时候,我才二十出头,当时觉得这片子的故事情节毫无社会性可言,不明白这种公主和记者的腻味爱情片到底好在哪儿,心里无法接受,就忍不住在片场当众扬言:“这不就是爱情肥皂剧吗?”结果,前辈导演用“你这个自大的小子”般的目光看着我,说:“尽管公主在会场上只做了官方发言,但观众听见的是深邃而热烈的爱的私语,那正是导演功力的体现。你还是再看一遍好好学学吧。”于是,我又在满员的剧场里重新看了一遍,才终于明白,沉默之中自有千言万语。那些镜头并非毫无意义,其目的是勾起观众心里的某种思绪。

川村:可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即使被前辈教训,通常也不会老老实实地改过吧?比如换成是我,就会觉得太无聊,不会看第二遍。

山田:这么说来,这个倒算是我的长处了。(笑)

川村:在我看来,推翻自己的意见是需要勇气的,但如果不加深思就贸然批判或赞美,可能会忽略某些重要的东西,对吧?

山田:你们这代人的一些共通之处,我猜不透,我们那代人只会一味地批评别人的电影。但我后来觉得,欣然沉醉的感性比吹毛求疵的理性更重要。讥讽这个导演是蠢货,嘲笑那部作品拍得差,这样断言或许显得自己很有水平,叫人沾沾自喜,但这种人反而大多无才。

川村:也就是说,青年山田批评小津前辈的做法很无知。(笑)

山田:编剧山田太一先生也曾说过:“为什么年轻时没能感受到小津作品的魅力呢?现在才知道拍得有多好。”有时候,我们必须承认自己以前不喜欢的东西其实很棒,这一点非常重要。

不先居于人下,你在这份工作就无法维持长久

仓本:你写小说没想过用笔名吗?

川村:我觉得,要是加上“《告白》《恶人》《桃花期》的电影制片人……”这种头衔,很不合适,并非上策,所以我才直接用真名,看看自己以新人的身份能否有所作为。

仓本:我现在还经常产生冲动,想改名参加富士电视台的青年剧本大奖赛呢。

川村:在工作中因为名声而成事,的确很危险。

仓本:我的情况正是这样。我把写好的剧本带去电视台,对方几乎不会提任何意见,就老老实实地收下。这样一来,我就只能自我管理。我之所以在1984年,也就是四十九岁时创办培养演员和编剧的“富良野塾”,开始戏剧公演,就有这方面的原因。自己写的东西自己每天导演,就能逐渐知道剧本哪里不行,于是通过每天重写,开幕演出和闭幕演出时的本子就会变得截然不同。不行的东西就是不行,没完成的就得完成。在这方面的战斗,是最能令我热血沸腾的。

川村:写剧本的过程中,有没有感到特别辛苦的时期?

仓本:我从日本广播公司辞职,决定专注于电视剧剧本的创作,是在二十八岁的时候。正如任何工作都得从底层做起,我当初也觉得,不经历底层工作,你在这份工作中无法维持长久,无法成为专家。因此,我暂时把当电视剧编剧的心思放在一边,与日活签约,只写歌谣电影剧本,还在东映写色情文学之类的东西,打算先掌握所有类型剧本的写作技巧。当我的实力得到认可,肚子里有些干货的时候,就能自然而然地写出自己想写的原创作品了。所以我觉得,我在五十五岁到六十五岁这段时期,才真正称得上是个编剧。

川村:我觉得,现在的人有一种急于自我表现的倾向,包括我自己在内。

仓本:那也没什么不对的。二三十岁的年龄,可以说正是青春时代,拿我自己来说,尽管我当初尚未掌握适合自己的表现方式和原创性,可还是破天荒地一阵蛮干,不顾后果。不过我也经常觉得,真正能称得上作品的东西,我还得过很久才能写出来。

只结交跟利益相关的人,就什么也学不到

川村:《北国之恋》是您多少岁时的作品?

仓本:四十六岁。不过,剧中对于北海道的描绘,是基于我三十九岁搬到北海道之后,在札幌生活两年半的好时光。我是个酒鬼,老婆被留在东京了,所以我每天从黄昏一直喝到清晨,生活过得一塌糊涂,结交的都是些地痞流氓、右翼分子、陪酒女郎……

川村:简直就是生活在薄野。(笑)

仓本:正是经过那些日子,我才发现,我在东京受人追捧时,只跟业界相关的人有来往。对此我很愕然。只结交跟利益相关的人,能拿什么来充实自身?我的那些作品究竟是怎么写出来的?我突然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川村:原来如此。尽情玩乐的仓本先生很是厉害,但尊夫人的宽广胸怀更了不起。(笑)

仓本:她从东京联系我,说存款只剩七万日元了,问我怎么办。(笑)

川村:要是没有那两年半,后来的很多创作会不会就不存在了?

仓本:会有很多。总而言之,那是一段接受信息的时期。与《北国之恋》同年公映的电影《车站》,剧本也是我写的,其内容正是基于我在札幌到处闲逛喝酒时,从陪酒小姐那里听来的故事。

川村:我很胆小,要是移居地方或国外,大概会感到不安,担心自己跟不上东京的动向,担心自己被人遗忘。可是另一方面,如果只待在东京,价值观就会与所谓的同行相似,事物观也会渐渐同化,再也分不清对错了。

仓本:有鉴于此,来到北海道之后,我就没再订阅报纸。报纸是用文字来解释事件,所以报道中含有记者的主观意见和评论,将事件以失真的形式灌输给读者,甚至连答案也写了出来。而看电视则不同,新闻是用画面呈现的,要想知道正确答案,必须自己思考并做出判断。

川村:不管怎么说,选择去北海道,使您的生活变得生气勃勃,使得正确答案有所增多,它是我对您的无尽兴趣的源头。

仓本:起初还觉得迫不得已,结果却是托了NHK的福。(笑)

……

前言/序言

“教练,我想打篮球。”

《灌篮高手》第七十一话。

误入歧途的三井寿向安西教练表露了心声。

这一幕令人感动。

我突然想到,现在自己能由衷地说出“我想工作”这句话吗?

我现在之所以工作,只是为了赚钱或争取社会地位,不是吗?

经过一番思考,我发现工作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工作。

另一种是以乐享人生为目的的工作。

是的,工作的目的并非只有赚钱。

正因如此,早已富可敌国的史蒂夫·乔布斯从不曾停止工作。

对他而言,工作必定是乐享人生的一大手段。

以乐享人生为目的的工作。

为之花费再多的时间和精力也不觉辛苦,只盼望自己能够游刃有余,

乐在其中,工作量更是多多益善。

这样的工作,一定能为很多人带来幸福。

甚至足以改变世界。

就像三井寿向教练坦陈“我想打篮球”的心声后,经过刻苦训练,

带领队伍走向胜利一样。

成年以后的绝大部分时间,亦即活着的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工作。

既然如此,比起为赚钱而工作,我更愿意为乐享人生而工作。

我渴望发自内心地高呼:“我想工作!”

对于这样的“工作”,我更想称之为“乐业”。

以乐享人生为目的的工作,就是“乐业”。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我们会感到不安和不满,不知道当前的工作方式是对是错。

工作中尽是自己做不好、搞不懂的事。

总是陷入窘况,承受着人际关系的压力。

知道自己必须有所改变,却很难做出改变。

甚至连鼓起勇气也做不到。

我们真能从事以乐享人生为目的的“乐业”吗?

怎样才能抓住机会呢?

这个念头一起,我便开始启程寻找属于我的“安西教练”。

他们是工作在这个世界的第一线,通过“乐业”为世界带来乐趣的

大师。

我问他们:

“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您在憧憬什么,思考什么,又是如何工作的呢?”

“如今回首过往,您经历了哪些痛苦和喜悦?”

“最终有何发现?”

果然,他们的话语之中满是关于如何乐享人生的“工作的教诲”,

以及如何使世界变得更加有趣的“工作的启迪”。

我想通过《乐业》,尽可能地将他们的原话呈现给读者诸君。

希望所有工作中的人读完《乐业》,都能生出“我想从事乐业”的念头。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