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人生中无限漫长的等待是什么呢?

那个少年用尽自己所有的深情只为了告诉沈初雪。爱你,是遥远未来的支撑。

她被仇恨折磨,辗转反侧,终究沉溺在那些痛苦中。

恍若听闻,原来你爱我,十年如一日。

编辑推荐

  

沈初雪生性孤僻冷漠,已经失去了信任别人能力,而在林间洛的坚持努力下,她渐渐消融了仇恨,决心开始新的人生,她收获的是真诚的友情,温暖的亲情,还有真挚的爱情。

内容简介

  

她出生的第一天,面对的就是被抛弃的命运。

母亲改嫁,父亲过世,四岁的她就成了这个世界的孤儿,和奶奶相依为命。

直到跟随奶奶进入林家,她本以为这里会是动荡生活的终结,却没想到,这把她推进了更深的深渊。

她憎恨林家,一并恨了那个一意孤行爱着她的少年。

她穷极手段,一心把她恨的每一个人都拖入地狱。

那个少年却只想守护她,为她点亮每一颗星。


  

作者简介

 锦年,青春暖伤文学人气作者。以写字为生,认为只有文字才能寄托一切。其作品文笔清新,文风唯美,故事戏剧性强,代表作:《我们都是匹诺曹》、《青鸟飞过荆棘岛》、《青青子衿,念念我心》等作品。

精彩书评

  NULL

目录

第一章白天不懂夜的黑

第二章记忆堆满冷的感觉

第三章他是照亮前路的光芒

第四章他是种在心口的刺

第五章荒芜青春中的唯一信仰

第六章布满尘埃的往事

第七章一眼望尽一生

第八章眉清目秀少年郎

第九章最后绚烂的残影

第十章不能陪你到苍老

精彩书摘

第五章荒芜青春中的唯一信仰

她想,总有一天她也会是这样的落叶,就像是季节的更替,在世界的洪流中被遗忘。可她究竟有多么想被人记住呢?

01.

近来沈初雪在学校里比较出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林间洛的高调示爱,而安言南依然日复一日的陪伴,每天两个人都是一起离开学校的,放在别人眼里,谁会不怀疑啊!主要是当事人还都不解释,这就让很多的女孩儿心里不爽了!

你沈初雪这么冰冷冷的一个人,却被两个校草级男生围绕着,这群小姑娘都觉得社会不公平。

“沈初雪?就是我们系的那个人?现在一天到晚好多人都在班门口堵着,就为了看一眼,倒是让好多男生都看上了,也真是见鬼了。”

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沈初雪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每天该做什么做什么,只是林间洛来自己班里的时间更多了。

“你有时间就多听听课,你总是在我这里耗着干什么?你学动漫设计,我这又不是,牛不对马嘴的,你听得懂?”沈初雪很无奈,看着自己手里的书被林间洛抢走,每次林间洛露出这样的表情,沈初雪总是没办法。

好像每一次明确地想要恨着林家都会被林间洛的微笑冲淡。林间洛不言说的心思沈初雪也是知道的,他每天都到自己班里来,她又是除了安言南之外很少让外人靠近,突然多出来一个林间洛,明眼人都知道什么意思了。

从窗子往外看,校园的树木干枯得有些可怜,这个角度让沈初雪看了满目的惨败。

她侧目看了看正在和别人说话的林间洛,这人现在算是和范琦混熟了,按照林间洛的意思就是想要攻陷沈初雪就一定要先攻陷她身边的闺蜜,虽然范琦实在算不上闺蜜。但是沈初雪想想,和范琦说的话加起来比这些年和安岑西说的都多。

将就算是好朋友吧。

教授在讲课,沈初雪几乎就没听进去几句,更多的时候沈初雪都在发呆,目光落在林间洛的侧脸和他的双手上。

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男孩儿,这样漂亮的一双手,和自己一点都不一样。

“初雪,这外面的人都是干什么的?”林间洛不明白,这下课铃刚响起来,回头一看外面都是人山人海了,林间洛受到了惊吓。

范琦和沈初雪相视一眼笑了笑,沈初雪收拾桌子上的东西,“都是来看你的,八卦中心论。”

S市的冬天不算很冷,风吹过来,吹落了好多树叶,枯黄的惨败的。一片一片从沈初雪眼前飞过,她看着看着就蹲下身子捡起来。

她想,总有一天她也会是这样的落叶,就像是季节的更替,在世界的洪流中被遗忘。可她究竟有多么想被人记住呢?

那些人带给沈初雪的无妄之灾就像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却顶着倾盆的雨,避无可避。

蹲在地上的时间久了,有点脚麻,摇摇晃晃地扶着树干站起身子,一抬头就看见三五成群走过来的人,沈初雪眯着眼睛,抱紧怀里的书预谋与不成威胁的人擦肩而过。

“沈初雪?你就是沈初雪啊?你是安岑西的姐姐吧?就长这模样?”那姑娘口音里是北方的尖锐,听起来像是京片子。

沈初雪脚麻得走不了路,只能在原地站着。

她跺跺脚,居然有树上前些天未化的雪从眼前飘落,落在怀中那些书上。

“有事吗?”

她是极少和别人吵架的,自打进入S大,看不惯沈初雪的人有很多,加上安言南和林间洛的靠近,沈初雪几乎是百分之五十姑娘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们就是想告诉你,离林间洛远一点,你拿什么和安岑西比?”

拿什么和安岑西比?这个问题好。

连沈初雪都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拿自己和安岑西对比?就因为她们俩在同一个家里?

“我能不能和安岑西比你们管不着,但是你们现在站在这里和我说这些话,你们就没得和我比,麻烦让一让。”好不容易脚不麻了,她推开面前的人往校门口走。

这一路上安言南发现沈初雪不怎么说话,表情有些阴郁,想问一下怎么了,可是过马路的时候看见林间洛在朝着沈初雪招手,安言南顿了顿,脚步有些迟缓,还是推了一下沈初雪指着那边说:“等你呢。”

林间洛想象过无数次沈初雪对自己的微笑,每一种都有些梦幻不真实,其实自己知道沈初雪看见自己就会想起那一年奶奶离开的事情,可是林间洛不允许沈初雪就这样离开自己,他坚信自己一定会成为沈初雪的救赎,哪怕倾尽一切也一定要拯救她。

可沈初雪却说,你想拯救我也要问问我愿不愿意被你拯救。

她在安言南的身边,神色淡然,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大衣,领口外翻着,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外一只手怀抱着厚厚一摞书,抬头不知道看些什么,目光落在遥远的天际。安言南推着车,低声和沈初雪说些什么,两个人的交往仿佛情侣一般,连衣服都是同一色系的,晃花了林间洛的眼睛。

听见安言南的话,沈初雪这才发现。

林间洛手里端着两杯奶茶,安静地站在墙脚下朝自己咧开嘴笑了一下。

这是真正唇红齿白的少年啊!多么美好!

“安言南你说……”可希望安言南回答一些什么呢,沈初雪没有继续说下去,把书放在安言南的车篓里,往林间洛的位置走去。

她每靠近林间洛一步,便是远离安言南一步,一步一步地走近与疏远。

车站全都是人,明天就是周六,离开学校回家的人特别多,熙熙攘攘的,沈初雪走到林间洛的身边,伸手捞过林间洛的手来温暖自己,这个小动作其实是沈初雪很小就有的习惯,是认识了林间洛之后养成的。

以前两个人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沈初雪就有手脚冰冷的毛病,坐在车里等校门开,沈初雪总是一个劲地哈气暖手,林间洛就自然而然地拉过沈初雪的手来暖着,久而久之沈初雪就养成了这个习惯,看见林间洛就拉他的手。

而年少,谁又明白牵手和拥抱是什么意义呢?

“哟,这不是沈初雪嘛?刚才学校里还跟我们安大主席相亲相爱呢,怎么这会儿就和别人手牵手了?啧啧啧,这人长得漂亮就是不一样啊!勾勾手就不少人扑上来吧!”听着酸溜溜的语气,沈初雪没心思反驳,回头看了一眼是谁。

隔壁班的男生。

听说是他亲妹妹喜欢林间洛,一开始林间洛没来的时候喜欢安言南,林间洛来了之后喜欢林间洛,这样的姑娘……

“是,这是看脸的社会,别说是勾手指了,我就是笑一下也多得是人给我鞠躬尽瘁,我还得挑着人笑,就你这样的,别说是笑了,我哭都不哭给你看。”沈初雪莞尔吐出这么一段话来。

“你!”那人一听就急了,要不是身边的人拉着估计已经冲到沈初雪的面前了,她站定身子,转过来对着那人笑了笑,微微颔首拉着林间洛就走了。

“怎么这么多人找你麻烦?”林间洛问,看着沈初雪小口小口地喝奶茶,心一下子就温软了,很高兴这样的沈初雪只有自己看得见。

平时沈初雪在外人面前总是用刺包裹着自己,厚厚的铠甲穿在身上。

其实沈初雪安静下来特别的温顺,都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是反应有些慢的,别人说话总是很半天才能反应过来。

沈初雪低头吐珍珠,说:“也没什么,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陪着林间洛一路走到家,沈初雪脚底板有些疼,今天这双靴子跟有些高,坐在外面花园的小椅子上,脱了鞋揉脚,嘟着嘴,林间洛一看就乐了。本来站在外面,这回走进来,蹲在沈初雪的面前,伸手替沈初雪揉脚,一边揉一边说:“你说你,这么多鞋子怎么偏偏穿这么高的?”

“要不然我怎么够得到你?”沈初雪跟着就说。

我和你始终都是有距离的,不管是年龄还是心境,还是不短的距离呢。

“告诉我,那些人为什么找你麻烦?是不是因为我?”林间洛声音很沉稳,总算是有了男人的样子,看着沈初雪的目光很认真,沈初雪一下子就沉溺在这样的目光中,骤然笑了一下,捏着林间洛的脸说:“你怎么这么自恋啊!”

可能从林间洛意识到自己喜欢沈初雪开始,他关心沈初雪身边的一切,生怕沈初雪在被自己爱的期间受委屈。

笑着笑着沈初雪发现林间洛是认真的,不由得叹了口气:“阿洛你知道喜欢你的人有多少吗?我拦也拦不住啊!没关系,让她们喜欢去吧!”

天色渐黑,越发的冷了,林间洛起身一把拉起沈初雪,她刚穿好靴子有些没站稳,侧脸狠狠撞在林间洛的胸膛上,原来那一年尚且到自己胸口的小男孩已经可以这样拥抱自己了。她耳畔是林间洛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地很清晰。

沈初雪你听到了吗?

02.

她抱着腿坐在地毯上,有些头昏眼花。

这些日子没怎么听教授讲课,安言南生气了,开始给沈初雪恶补,这恶补的结果就是周六日沈初雪根本就没机会出门,连图书馆都没去成。沈初雪无力地看了安言南一眼,小声说:“主席大人,我能不能去趟厕所?”

“你不是刚去过?”

沈初雪:“那不是半个小时之前的事了吗?”

安言南瞥了一眼坐在地毯上想方设法都要出去的沈初雪,丢过去一本练习册说:“怎么,你还尿频尿急不成?”

沈初雪:“……”

无奈,这安言南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得主,她扶着地站起身子,捞起练习册一把推开安言南,自己坐在桌子前,“服从党的安排,给我三个小时,给你满意的答复。”

“一个半小时。”

沈初雪:“……”

于是两个人一整天都关在房间里,连午饭都没吃,安岑西从那天和沈初雪闹翻了之后私下里就没有和沈初雪说过一句话,但是为了在李秋荷和安伟面前维持乖乖女的形象,在饭桌上还是伪装得很好,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

转着笔,沈初雪习惯性走神。

正想着呢,却闻到了一股沁香,沈初雪眨眨眼,扭过头就看见安言南在泡茶。

自己喜欢喝咖啡,而安言南除了喝水就是茶叶,安伟生意场合别人送的茶叶不少,还都是好茶,他在家的时候比较少,很少喝,倒是都便宜安言南了。

“安大主席啊,你在我这屋泡茶?”

安言南理都不理沈初雪,自认没趣沈初雪只能扭过头去继续写题,手机却在安言南的身边响了起来,沈初雪揉揉眉心,扔了笔。

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人不多,也不能说不多吧,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这次却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

“喂你好,你是林间洛的亲属吗?他现在人在警察局,麻烦你来一趟。”

过往的这些年,沈初雪从未有过焦急的心态,甚至是对待亲人的死都能平淡地处理。然而当她接到警察局电话的这一刻,她整个人都慌了,撞翻了桌子,差点连安言南刚泡好的茶都洒一地。

“你说什么?”

没有让安言南跟着,沈初雪自己一个人打车到了警察局,她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一下,这四周都是清冷的味道。

她高跟鞋在瓷砖地板上哒哒哒地响着,而后双脚站定,一眼便看到坐在角落的林间洛。那少年一脸的不羁,眼角有淤青,唇角是血迹,看到沈初雪来了张张嘴却别扭地转过头去,面对掉了灰的墙壁。

目光冰冷,沈初雪又看见前一天在车站说了自己的人。

“你是林间洛的……”警察看沈初雪这么年轻,想要确认一下。

带回沈初雪的思绪,她走上前很客气地说:“我是林间洛的……姐姐,我是他姐姐,需要办什么手续?”

警察局的后院,硌脚的石子路,林间洛站在上面走得摇摇晃晃,身后是沈初雪。

“一会儿学校老师来接你们,在教务处给我好好说话,别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沈初雪的话不太好听,天知道刚才警察来电话告诉自己林间洛在警察局的时候沈初雪心有多慌。

林间洛看了沈初雪一眼:“你说你是我姐姐?”

她转身就走,什么都不听也不说。

这事情闹得挺大的,本来就是在学校门口吵的架,然后路人报警,学校的老师也是知道的,于是这群人刚从警察局出来就直接进了学校的教务处,被一通批评。

时隔多年,沈初雪第一次看见林景鹏和安娜。

沈初雪站在楼梯口的拐角,没有人看得到,也没人发现她的目光。

“你走不走?”安言南突然出现在沈初雪的身后,这一群人打架闹事,学生会主席肯定是要回来的,安言南临时被叫回来才知道刚才沈初雪为什么这么着急地跑出去了。

身前是老旧的楼梯,身后是安言南。她的背影瘦弱的有些伶仃,在安言南的眼中是那么需要温暖与支持,可他没有资格。

“走。”她转过身,目光中含泪,却硬生生忍了回去。

本来安言南还以为沈初雪这两天肯定是不会出门了,结果回来没有几个小时接了个电话又急匆匆地出去了,在房间门口看到安言南的时候,她愣了一下随后勾着唇角说:“安言南我出去一趟,练习题回来再写!我就说吧,需要三个小时!”

刚一出门,对面就站着林间洛。

依旧是鼻青脸肿的样子,看见沈初雪的第一眼还是笑了,扯到伤口也不管不顾,沈初雪双手插在口袋里走过去,穿了平跟鞋,于是矮了一大截,想要揉揉林间洛的头都做不到,沈初雪翻个白眼。

“你不在家里认错出来干吗?”

“我离家出走了。”

这是林间洛人生中第二次离家出走,虽然两次都是为了沈初雪,但这一次更为严重,连安娜都说如果他想不好就不要回来了,林景鹏一定是同意的,沈初雪沉思许久说:“你的银行卡还有存折都在我房间里,我拿给你。”说完转身就要回去,但是被林间洛扯住衣袖,林间洛可怜巴巴地瞅着沈初雪。

“那钱你留着我不要,你请我吃饭吧。”

这别墅区的附近还真没什么餐厅,最近的都要走好久,但是有一家地下车库改成的面馆,味道不错,沈初雪和安言南之前去过好多次,和老板都混熟了。

“老板一碗面,少放辣椒。”

看着林间洛狼吞虎咽的模样,沈初雪都没有力气生气了:“你就不能在家里吃了饭再出走?饿了一天?”

林间洛拿过纸巾来擦嘴,动作还是很优雅的。

“哪有人吃饱了才离家出走的啊!我跟你说,我是真的要自力更生了!我要靠自己养活你!”

沈初雪只当是林间洛一时兴起,配合地点点头,“行,你养活我,你最好养得活自己,明天我要在家里复习,你宿舍老实待着不要乱跑知道吗?你爸妈要是叫你回家了,也不许瞎闹,赶紧回去。”

对于回家的事林间洛这次却不应声。

怎么才能让一个人知难而退呢?

这是很大的问题。沈初雪看着林间洛在自己的目光中远走,有些惆怅,数着步数回家,李秋荷和安岑西就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李秋荷问沈初雪去哪了,她含糊地说了声去拿东西,就上楼。

练习题是怎么都做不出来了,现在一门心思都是林间洛,真是要命。

翌日,她刚一睁眼就被手机短信炮轰,迷迷糊糊地点开短信,居然是林间洛说自己找到工作了?

她放下手机扎好头发去洗漱。

一整天的时间都在安大主席的悉心教导和监视下,沈初雪愣是没出房间一步,连饭都是端进来吃的,被练习题折腾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太阳即将落山,还是沈初雪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安言南才被放过。

手机一整天都在叮叮当当地响,其中几个是电话,剩下的都是微信和短信,沈初雪总算是有时间看一眼,结果全部都是林间洛,最后的微信是一张照片,是林间洛在酒吧的照片,他穿着服务生的制服站在吧台前。

酒吧的工作?

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工作呢?

沈初雪皱眉回了段语音,问林间洛现在在哪。

好半天才有回音,林间洛说现在在去上班的路上,这工作管吃管住还挺好,唯一的不便就是下了班不能回学校睡,要不然他宁愿睡学校宿舍。沈初雪看着手机,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半天才说。

“我去你上班的地方看看,把地址发给我。”

这回林间洛说什么都不同意了,义正词严地说:“女孩子不要一个人随随便便往酒吧跑!晚上可能陪不了你,你就先睡,明天上课的时候再说。”这是最后一条微信,然后不管沈初雪说什么林间洛都没再回了。

这一夜不知道林间洛是不是很忙,但是沈初雪始终没有睡着,她侧躺着,能在黑暗中看到奶奶的照片,沈初雪不止一次问自己,用林间洛来报复林家究竟是对是错。


其他推荐